【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美儲局難加息

發佈時間: 2016/09/27

基於昨文所講的「流動性陷阱」,美儲局確是想加息的,惜時不予我,或恐怕已錯過了加息時機,除非未來6個月的美經濟數據和外圍金融市場情況極好,不然美儲局到2020年都可能加不了甚麼息。

美儲局加息與否,一直說看數據,但這個數據真的不好看,在上周美儲局議息會前幾小時,前美財長薩默斯狂發了11條Twitter,警告美儲局不該加息。

勞工市場未改善 只能嘴上加息

薩默斯稱,以下每一個都可以單獨構成不加息的理由。不管是9月還是其他甚麼時間,加息都是個大錯誤,甚至耶倫如果有這個想法都是不可接受的。

「美國總工作時數在過去6個月呈趨平至下滑態勢。」

「通脹預期在下降,而非上升。」

「如果出現經濟下行,美聯儲缺乏應對工具。」

「在脆弱的時刻加息將震驚市場。」

「在通脹預期加速上升之前,美聯儲應不該為保持『美聯儲的公信力』,而在9月、12月份或任何時候加息」。

「有比加息更好的工具來應對有關泡沫的擔憂。」

「現在收緊政策將導致美元人為強勢。」

如果薩默斯看數據是看到總工時下滑,通脹預期下降,經濟有下行風險,耶倫又哪會看不到?若看到,便只好用上「嘴上加息」的一招。作為投資者,我們也應看數據,而不是聽這個說加,那個說不加,弄到暈頭轉向。

雖然9月會議有三位投票官員,投了反對不加息票,是自80年代以來,最多反對票的一次,但真的是加息呼聲高了?未必,因為所謂的美儲局官員預期未來息口水平的點陣圖,是調低了對未來息口的估計,該圖反映:2016年底聯邦基金利率預期中值為0.625%,6月預期中值為0.875%.2017年底聯邦基金利率預期中值為1.125%,6月預期中值為1.625%。

美儲局息口點陣圖是官員意志,市場又怎估?市場是用真金白銀,不是用口水和意志來估的。

經濟通脹均不升 難有加息空間

附圖二是自2011年以來歐洲美元Euro-dollar對美儲局息口水平的預期,是據69個月期的Euro-dollar Forward合約而來的,估到2022年6月,美息還是1.49%而矣!息為甚麼會這麼低?經濟不長,通脹不漲所致。

看美儲局加息,也不用看到2022這麼遠,只看到2017年初便夠了,美儲局2017年鷹派陣營大換(出)血,每年除了具有永久投票權之外的美聯儲官員外,另有11位地方聯儲具有FOMC投票權(紐約聯儲主席具有永久投票權)。而今年2016年的FOMC票委堪薩斯城聯儲主席喬治、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和聖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均是鷹派人物,但是2017年他們均將不再具有投票權,此外9月份的鷹派「黑馬」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格倫2017年也將不再具有投票權。

2017年取而代之的將是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費城聯儲主席哈爾克、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以及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卡什卡利,但是這三位新票委均傾向於鴿派。

2016年12月還加不了息的話,2017年美息可能更難加了。苦口良藥,無良藥,美經濟大局或更弱。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