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千年之前平民添丁大宴

發佈時間: 2016/09/23

唐朝時嶺南還是蠻荒之地,官員犯了大罪流放嶺南,九死一生,韓愈被貶為潮州刺史,到任後曾上書向皇帝乞憐--他是出名捱不得窮的。究竟那時嶺南人生活如何?有甚麼飲食習慣?

倖存的歷史記載

在他身後50年左右,有位曾在廣州任職的官員段公路,寫了一本《北戶錄》,記載了唐末(即公元九世紀末)的廣東物產。唐人著述傳世不多,連唐太宗命魏徵等人寫的「歷代皇帝得失」,大名鼎鼎《群書理要》,到宋朝已失傳,要由日本人送回來,此書當年由遣唐使帶回日本,一直被日皇視為珍寶。

想不到一部寫嶺南風物的書,卻僥倖留存下來,令我們可以一窺唐末嶺南的生活。

韓愈把在潮州的生活寫得非常淒涼(可能故意誇大博同情),但看《北戶錄》,廣州人食物也很豐裕。卷二《食目》篇說:廣之人食品中,有團油飯、䘓蟻子醬、老鹹虀、蛤臛、煲牛頭,又有啖炙糟肉、範炙純蒸魚、白瀹肫法、腤雞、腤白肉、蜜純煎魚臉䑎;薄夜餅、饅頭餅、雀喘餅、牢丸餅、渾沌餅,夾餅安寒時,更有糖蟹、蒸炙牛胘……還有很多食品,包括來自印度的「那核婆果」、波斯「卒果」。

單看這些菜式和食品,已令人神馳,恨不得搭時空穿梭機回1200年前的省城,吃一頓團油飯,加一個煲牛頭,末了來碗渾沌餅(餛飩麵也)。

豐盛的產後團油飯

團油飯,據原書註(註者為登仕郎,曾任京兆府參軍的崔龜圖):小康以上,凡家有產婦的,在產後三日、滿月及周歲時,都會煮團油飯,材料有煎蝦、魚炙、雞鵝、煮豬羊、雞子羹、餅灌腸、蒸脯菜、粉餈、粔籹、蕉子、薑桂、鹽豉之屬,裝而食之是也。

以上餸菜,大多不必解釋,我覺得這種宴可能是今天盆菜的前身。雞子羹即雞蛋羹,餅灌腸可能是豬羊腸湯麵餅,可能像今天陝西的泡饃,蒸脯菜也許是肉乾。粉餈類糯米糍;粔籹卻歷史悠久了,見於宋玉《招魂》,似今日脆麻花,加蜜糖的。

這風俗可見當時廣州人已很重視子息繁衍,產後三日已經有此宴會,滿月又吃,周歲再吃!這樣看來,平民百姓吃得很好呀!上面那些菜式,下期有解釋。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劉致新 權威的紅酒評論家、著名品酒家及美食家、《酒經月刊》總編輯,喜歡飲食和學習古老飲食文化。
欄名: 醉飽高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