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人民幣保衞戰啟示錄

發佈時間: 2016/01/19

昨日提到,我跟姊妺Mandy談到上星期人民銀行在香港進行了一次人民幣的「保衞戰」,初步來說是擊退了炒家,也令到人民幣的離岸價暫時回復正常。我告訴Mandy,大鱷要沽空人民幣,就要問銀行借人民幣。但借錢是有成本的,那就是利息。

「在人民銀行挾息之前,借入人民幣的短期利息大約只有幾厘。妳可以想像,如果人民幣能夠在短時間內下跌5%,甚至更多,就算付少許利息也是沒問題的!不過,當人民銀行下令在港的中資金融機構,收緊人民幣的短期拆借,同一時間又在香港離岸市場掃入人民幣,令人民幣的供應進一步減少後,形勢馬上逆轉。因為多借一日人民幣,就要多付利息,而且,在人民銀行掃入人民幣之後,也等於間接支持了滙價。這樣,沽空人民幣的投機者就會面對雙重損失!」

「雙重損失?」

「是呀!因為借人民幣沽空的成本已經增加了,如果滙價不如預期般下跌,反而向上,當炒家要買入人民幣平倉時,便要用更高價錢去搶人民幣,這不是雙重損失嗎?」

「噢,是的!」

「這場人民幣的保衞戰,很短時間就落幕,人民幣的離岸價已經回復正常,而拆息很快也回落。這一回,人民銀行似乎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我總結了這一場保衞戰的最新形勢。

非常手段 影響實際用家

「聽妳的口吻,人民銀行打勝這場仗,妳似乎不是太開心?」

「哦,那又不是!在非常時期,採用非常手段,有時是無可厚非的,事實上,能夠盡快擊退炒家,讓市場回復正常始終是好事。只不過,用挾息這種手段,其實好像替癌症病人用化療去治病一樣,是好壞細胞都一齊殺死的,如果可以,我認為最好不用!」

「一齊殺死?」

「妳可以想像,在市場上需要借入人民幣的,除了炒家,或者所謂的投機者外,還會有真正用家的,就是那些生意人。如果利息突然扯高,會令他們大失預算,他們也會被迫借貴錢的!」

「哦,我明白妳的比喻了,這又有道理,息口上升,所有人都會受損,不管妳是真正用家還是炒家,所以,最終會影響經濟,是嗎?」

衝擊市場 股市同樣當災

「是的!不過,今次人民幣保衞戰的戰場不在內地,所以對內地經濟沒有影響,但戰場在香港的話,卻會影響香港離岸市場中的人民幣投資者或商人,但整體來說,在香港拆借人民幣的實際用家應該不多,相信影響不會太大吧!」

「咦,聽妳這樣說,用挾息去打大鱷,除了這種壞處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影響?」

「那當然是股市了!1997至1998年那一次,大鱷是從幾方面狙擊香港的,除了港元之外,還有股票市場。當時,除了港元滙價受到衝擊外(炒家是炒港元脫鈎,而且脫鈎之後,港元會大幅下跌),大鱷也同時沽期指,即是看淡港股的。結果,香港政府當日還要真金白銀入市買藍籌,跟大鱷進行股市保衞戰呢!今日的盈富基金(02800)就是當時入市干預的產物呢(港府買入了一大批藍籌股,最後決定以盈富基金的方式向市場出售)!」

「唉,對呀,香港股市現在已經受到池魚之殃了!我也是受害者之一呢!不過,我最關心仍然是我的人民幣呢!」(待續)

tong_lydia223@yahoo.com.au

撰文: 唐德玲 作者從事理財策劃工作逾十年,並擁有認可財務策劃師資格。
欄名: 女人筆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