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怎對付索羅斯狙擊港元?

發佈時間: 2016/01/29

上周在達沃斯舉行世界經濟論壇時,大炒家索羅斯在訪問中表示,他不是預期中國經濟硬着陸,而是觀察到它正在硬着陸。他的言論立時引起中國官方的警惕,認為他在為沽空人民幣與港元造勢。

狙擊人民幣能否成功?這問題複雜,人民幣數量龐大,按匯率計總值比美元更大,且中國的外貿這幾年來不但沒有出現逆差,盈餘還不斷創紀錄新高,炒家極難撼動得了它。但人民幣市場有在岸與離岸之分,後者的規模細小得多,我們也不能說炒家毫無興風作浪上下其手的空間。若是要沽空的話,炒家可能把目標放在人民幣在岸市場以外的亞洲次級貨幣中,這包括日圓以外的東亞諸國貨幣,也可能包括離岸市場的人民幣與港幣。

炒家在股匯兩面夾攻

香港的聯匯制會否被擊潰?香港目前的金融環境與97/98年亞洲金融風暴時很不同,如果金管局應付得法,索羅斯沒有足夠的本錢炒得動聯匯制下的港元匯率,但在股市方面他的空間或許更大。

97/98時,炒家用的方法是立體狙擊,先在遠期港匯及股市中靜悄悄地部署沽空,再在現貨匯市中高調沽空港元。當時各銀行存放在金管局戶口中的總結餘只得幾十億港元,有時甚至只得幾億元,在聯匯機制中,向金管局沽港元換取美元必須通過這筆結餘進行,若大家都擔心聯匯制不保,紛紛用港元換取美元,這幾十億的結餘根本應付不了,情況與銀行擠提相似。銀行當時能夠做的,便是向別的銀行借錢應急,息口會被推高,但當所有銀行的結餘都用光用盡,息口高了也借不到錢,便惟有用更高的息率向金管局借了。利率上升,炒家會在現貨匯市中損手(這已被計算在內),但遠期港元及股市都會因此而下跌,炒家在這兩個市場可獲利。人心愈是虛怯,市場愈需要更高的利率作風險補貼才能維持匯率的穩定,所以炒家在部署好沽空後,一定要刻意營造風雨飄搖的氛圍,以求利率可推得更高。

今天情況怎樣?從金融海嘯至去年底,香港已流入近12,000億港元的熱錢,但市場似已一早認定這筆錢可隨時離去,已作好了準備。流入的錢中,大約有4,000億港元存放在金管局的銀行結餘中,若資金流出,這4,000億可立時通過金管局兌成美元應付市場需要,只要機制運作暢順,有人要用港元兌美元時有足夠的美元可供應,利率便不會上升,炒家無功而退。這情況與97年結餘只得幾十億不可同日而語,當時只要流出幾十億資金,利率便會急升,今天便絕不止此數。

以行動強化市場的信心

若資金流出超過銀行結餘,金管局亦有工具應付。過去流入的12,000億熱錢中,大約有6,500億被金管局用借債(發行外匯基金票據)吸走,再用以購入美元債券。倘若流走的資金靠銀行結餘還是應付不了,金管局大可以沽出這些美債班師回朝,將美元賣給要沽港元的人。由此可見,炒家起碼要挑動出10,000億以上的資金外流才可能出現97年時幾十億外流便可起到的效果。

居心叵測的炒家面對實力如此龐大的防衞,最簡便的策略便是不斷唱衰,製造恐慌,以圖市場中其他人也加入沽港元的行列,否則他們怎有能力挑動萬多億資金?索羅斯唱衰言論也可能有此意圖。

金管局應怎樣應付?第一,保證匯市運作暢順,沽港元買外幣不遇阻滯,4,000億結餘隨時候命,可快速換取美元。金管局亦要為沽出上述的6,500億港元美債作好準備。第二,高調宣布金管局不但有足夠彈藥應付資金外流,而且歡迎外流,幾年前流入的熱錢弊大於利,最好早走早着。短期內不跟隨美國加息,正是鼓勵熱錢流走。

香港政府有彈藥也有工具,炒家沒有足夠彈藥但有工具,炒家佔不了優勢,惟有靠唱衰言論去爭取贏面,港府便應以實力與行動去強化市場信心,此點對股市也十分重要。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經濟學家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