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負利率功效

發佈時間: 2016/02/02

日央行上周五突然公布實行負利率,環球金融市場大震,負利率是甚麼東西?有個資料係你想不到。

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在接受市場觀察這媒體採訪時表示,日本央行應考慮利用負利率來抵禦下一場重大衰退。

「我認為,一旦有情況出現,那麼美聯儲將會也很可能應該考慮這麼做。」伯南克在上個月接受採訪時說道。

前美聯儲副主席艾倫布林德爾(Alan Blinder)曾在金融危機期間敦促該行為商業銀行隔夜存款設定負利率—基本上來說,也就是向那些把錢存在美聯儲的銀行收取費用。布林德爾認為,這將迫使商業銀行為其資金尋找更有生產力的用途。

銀行貸款只能借給炒家

在伯南克擔任美聯儲主席期間,他和前提的美聯儲高官並未選擇將利率下調至負值,原因是擔心這樣做的代價將大於好處。尤其是,他們擔心貨幣市場基金將無法彌補管理費用。

然而,歐洲的經濟則表明這種擔憂是沒有根據的。在歐元區、歐洲央行、瑞士央行、丹麥央行和瑞典央行都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採取了負利率政策。舉例來說,歐洲央行在去年12月份將存款利率從-0.2%下調到了-0.3%。

伯南克稱,對於歐洲各國央行下調利率至負值的幅度,他感到頗為意外。但他同時表示,對於美聯儲來說,負利率不能成為抵禦經濟衰退的主要工具。「名義負利率被下調至負值的餘地是相當有限的。」他說道。

他指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人們已經開始囤積現金,而美國金融體系的模式也限制了負利率政策的可用性。

伯南克稱,他並未聽說有關歐洲普通民眾受到了影響的消息,原因是個人支票帳戶並不需要支付負利率。

原來前美儲主席伯南克和一眾聯儲局官員,也曾考慮過要推負利率!認為這招可以逼商業銀行為「其資金尋找更有生產力的用途」,這即是說:各銀行,你們不要再將資金存於央行,而應要貸出去。但銀行會貸給誰?企業?貸了給家破產企業,可能本利無歸,結果又再只好貸給炒家,因為他們炒賣的資產一定會被銀行拿來作抵押,有風吹草動,拿不到息都可斬倉保本,這就是為甚麼日央行一公布負利率,就甚麼資產都升,但日本的商業銀行股就難言升,因為他們可能找不到安全的炒家,錢借不出去時,日本這批銀行界要年付二千億美元息予日央行,對日本政府言,這是好買賣,等於變相加了這些銀行的稅。

或引發環球貨幣戰爭

日央行這個負利率不是立時執行,是在2月16日才實行,此即是說真正的趕錢出日商業銀行之時,是在2月16日之後,屆時日圓滙價跌多少,就會外圍資產會升多少掛上鈎,至於有沒有人提前借日圓去炒,不知道,不過對所有對冲大鱷言,這都是個好消息,借可以是零息的日圓去買上周五仍有2厘的美國十年國債,應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但如美十年國債息低於1.5厘時,借日圓去沽,以買美債的風險就會增加,假如有人貪勝不知輸,一直大借日圓去買美儲(或其他資產),一旦市場有變,又或日圓回升,就會誘發出另個金融風暴,所以投資者要記住,第一個借日圓去做Carry Trade的人是反應快仔、醒目仔,逾後借日圓去做Carry Trade的人是慢仔、傻仔,估計這個日圓Carry Trade雪球,一旦滾動,可以滾三至六個月,之後就會因被買的資產價格泡沫了而爆煲,情況就如2009年用Hibor去買港樓的人,今時仍有油水可揩,但在2015年10月才用Hibor買港樓的人,到今日可能要揩。

日央行行負利率是有機會引起貨幣戰爭,這就會影響到全球的人,話之你炒唔炒,《華爾街見聞》有如下看法:

分析認為,日本央行採用負利率,加大了包括中國央行在內其他央行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的壓力。這一決定將加劇美聯儲與其他地區之間的貨幣政策分化程度,進而推動美元走強。

目前,歐洲央行已經暗示可能於3月擴大寬鬆規模。中國央行雖然「死扛着不降準」,但已經通過各種工具釋放了大量的流動性,而且市場預計隨着現有流動性工具到期,中國央行仍在春節後實施降準。

而就連美聯儲對於今後是否會加息也開始猶豫起來。不僅達里奧、索羅斯多位大佬稱加息是個「錯誤」,美聯儲在最新利率聲明中也暗示,全球局勢的惡化可能影響到加息進程。

日本央行,將引入三級利率體系,負利率適用於超額準備金,將金融機構存放在日本央行的超額準備金存款利率從之前的0.1%降至-0.1%,相當於對金融機構未來新增的超額準備金處以「罰金」,以鼓勵金融機構借出更多資金。日本央行還表示如有必要將進一步降低負利率。

瑞銀證券經濟學家Daiju Aoki稱,「我認為這是一個重大轉變,日本央行目前主要的政策工具是負利率。這表明購買更多國債的能力有限。日本央行已暗示,未來願視風險情況調降利率,因此已為負值的利率可能被進一步下調。」

增日圓作融資貨幣的吸引力

值得指出的是,所謂負利率並不是指所有利率都為負,而是指引入三級利率體系分別實施正、零、負利率。《華爾街見聞》總結認為,這三層利率體系主要的意思是現有金融機構存放在日本央行的超額準備金,適用+0.1%的利率。這一層被稱為Basic Balance。金融機構存放在日本央行的法定準備金、以及金融機構受到央行支持進行的一些救助貸款項目帶來的準備金的增加,適用於0%的利率。這一層被成為Macro ADD-on不包含在上兩點範圍內的存款準備金將適用於-0.1%的利率。這一層被稱為Policy-Rate Balance。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的策略師(Valentin Marinov)上周五撰文稱,日本央行將面向該國一部分銀行的活期存款帳戶的利率下調到了-0.1%,此舉令人感到意外。從理論上來說,這種政策應該可以提高其「量化寬鬆」(QE)政策的有效性,原因是其能夠鼓勵銀行花錢而非存錢。

但在實際上,此舉則旨在貶值日圓。事實上,正如歐元區所經歷的事情那樣,負利率可能會鼓勵投資組合和外滙儲備變得多樣化而非局限於日圓,並提高日圓作為一種融資貨幣的吸引力。

日本央行的這項行動應該會導致全球貨幣戰爭進一步加劇,原因是在全球貿易和經濟增長速度放緩以及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下跌的形勢下,各大央行都在嘗試令本國貨幣持續貶值。通過這項最新的措施,日本央行將允許日本從其貿易夥伴那裏「借」來增長,並限制來自於其他國家的反通脹壓力的嚴重性。

影響國內需求損害經濟增長

與此同時,負存款利率可能會到日本的國內需求承壓,並損害日本經濟的增長前景。這是因為,日本有將近60%的家庭金融資產都是以存款的形式而存在的。如果這種情況真的發生,那麼日本央行各大銀行就會將來自於日本央行的懲罰性利率的一部分成本轉嫁給儲戶,其結果是帶來一種負面的財富效應,從而降低日本消費者的購買力。本土需求應該會因此而受損,日本對全球經濟增長所作出的貢獻可能會進一步下降。因而,日本央行的這項措施應該會帶來更多的貨幣戰爭,並導致全球貿易和經濟增長速度進一步放緩。

貨幣戰爭會否真打起來,還要看各央行的反應,但無論如何2016年會是個由「息」帶動「匯」、「股」及其他資產價格波動之年,因為負利率之慢已拉開了。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