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沒有質感的憤怒

發佈時間: 2016/02/02

李國章的「學生被落藥」論、「政黨擺布」論容或武斷,不必要地撩交打,甚至像陳祖為說的「理據薄弱、不堪一擊」,但同時,學生的行為也實在不得民心。

連馬斐森都愛莫能助,都說有那麼一刻感覺到生命受到威脅。誰說不是呢?搜索枯腸,根本沒有足夠的大是大非吧,那又該如何為暴民似的憤怒莽為帶來質感?有形無神,為激而激,從來不易感動人。

又聽聽中立的文灼非怎麼形容當時的情況:在他右邊的馮敬恩一直想用手阻李離去,用粗言穢語對李肆意辱駡,文被夾在人群中不斷被拉扯,感到筋疲力盡……他還說推撞中很容易倒地,情況危險,一旦跌倒,隨時人踩人。

用粗言穢語辱駡長輩、動粗、衝閘門、自己在會內有份舉手贊成通過,轉眼又刻意在群眾間挑起仇恨……文灼非直言,難以理解到底馮想爭取甚麼!

然後,大家都看見馮這一秒暴民般衝閘的瘋狂模樣,下一秒又扮正常、扮理性、高官似地接受傳媒訪問。才二十歲左右,對不對?是學生會會長,對不對?怎麼橫看豎看都像個人格分裂的病人?這種自以為是的小魔頭是怎樣煉成的?傳媒亂捧的,還是同學盲目追隨?

(本欄逢周二、四刊登)

撰文: 姚鈴 心繫時事,愛恨分明的企業女高層
欄名: 不吐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