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不怕沽空 只怕自亂陣腳

發佈時間: 2016/02/04

踏入2016年,金融市場總是有種山雨慾來的感覺。兩周前,人民銀行才以挾息手段,擊退了一班拋空人民幣的炒家,但這場可能只是一場「前哨戰」,真正的大戰可能還在後頭呢!

姊妹們,我不是危言聳聽。因為繼國際投資者兼對沖基金量子基金創辦人索羅斯早前揚言,中國經濟無可避免會硬着陸,以及表示已沽空美股和亞洲貨幣之後,前日,另一著名美國對沖基金海曼資本管理(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的創辦人巴斯也揚言,將用數十億美元豪賭人民幣在未來三年下跌40%,而且也沽空了港幣。

金融體系穩定 港匯難撼動

當這些報道見報後,我收到很多讀者和姊妹們的查詢,但在解答讀者和姊妹們的問題前,我想引述一下前天金管局總裁陳德霖在金管局的專欄「匯思」中的一些回應,相信會有助穩定「軍心」。

「儘管有人將現況與1997至98年亞洲金融風暴時,香港受國際大鱷狙擊和『雙邊操作』的情況相提並論,擔心香港金融體系的穩定,但現時香港金融的穩健程度遠勝當年,大家實在毋須過分憂慮。」

「香港銀行體系的總結餘、貨幣基礎,以及外匯基金的外幣資產,比起97年都以倍數增長,這意味炒家如果要拋空港元去推高利率,需要動用數以千億港元計的『彈藥』,這是非常困難的,加上現時港股市盈率只有8倍,與1997年高達19倍水平比較,炒家通過在股市或期指造淡而獲利的空間十分有限。」

「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國際間致力金融改革,監管趨向嚴格,銀行在《巴塞爾協定三》及各種限制下,很難像過去一樣借出大量港元予炒家,也令狙擊活動的規模難以做大。」

「在技術層面,炒家沽空港匯,需要在港匯遠期市場建造大規模淡倉,而港元遠期市場的深度不大,炒家一旦大手在遠期市場上下其手,由於交投量低,很快便會推低港匯遠期價格,增加沽空成本;這種操作既不隱蔽,成本亦愈做愈高,故成功機會極低。」

陳德霖的回應其實已經很清楚,因為今時不同往日,今次炒家要得逞,難度相當高。以下是一些讀者和姊妹們的提問,以及我的解說,讓大家再了解一些背景資料和金融概念。

刻意製造恐慌 炒家再拋售

問:炒家沽空了人民幣或者其他亞洲貨幣,這些貨幣就會下跌?

答:沽空只是投資者預期某投資對象會下跌,並不等於該投資對象會真的下跌,就等於妳買入一隻股票,當然是想它升,但最終也不一定升!

問:為甚麼炒家會公開自己的部署?

答:正如上一條問題的答案,沽空這個行為本身不會即時令到被沽空的投資對象下跌,但如果透過製造恐慌言論,令到其他人也對這個投資對象失去信心而一齊沽售,該投資對象才會顯著下跌。因此,炒家有時候也會公開自己的部署(實際上也可能是聲東擊西,或故弄玄虛),以營造悲觀情緒,引其他人一齊拋售。

問:炒家從哪裏借到人民幣或其他貨幣去沽空?

答:很多炒家都是透過銀行借到人民幣或者其他貨幣,然後安排一些遠期的貨幣期貨約,因此,只要銀行減少借出人民幣或其他貨幣予炒家,炒家便很難成事。

問:不是說,人民幣仍然是不開放的嗎?炒家在哪裏沽空人民幣?

答:不錯,人民幣現時只開放了經常帳(貿易層面可以自由兌換人民幣),資本帳仍然未放開,即是投資者不可以貿貿然因為投資海外而要求兌換大量外幣。但人民幣在海外已經大量流通,形成一個所謂的離岸市場(離岸的資金池),炒家主要在離岸市場沽空人民幣。

姊妹們,炒家狙擊港元並不可怕,也不難對付,但如果自亂陣腳,出現人踩人的情況,那才是最可怕的事,也是炒家最想見到的事呢!

tong_lydia223@yahoo.com.au

撰文: 唐德玲 作者從事理財策劃工作逾十年,並擁有認可財務策劃師資格。
欄名: 女人筆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