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淡淡的哀愁

發佈時間: 2016/02/15

跟少年時的偶像作家鍾偉民先生吃飯,自然聊到詩,他辦了個「新詩.com」,讀了他的《鬼彈琴》,心裏一陣疼痛,美得讓人想落淚。詩這樣寫:

我聽到一隻鬼/在屋頂彈琴,/琴譜一鋪出去,/就岔成了/陌路。你走了,/陌路上飄起的/蒲公英,那褪色的/音符,落在/客商街那一溜/破屋簷,慢慢,/釀成了雪。/心事一樣,/都釀成了雪。

詩講求文字、意象,也講音律,這首詩單是音律就滲出了「淡淡的哀愁」。

我想,當一個人發現自己對詩仍有感覺,那就是他對生活仍然有感覺,也意味着他能把生命中淡淡的哀愁轉化和昇華。

「為甚麼不寫詩了?」他問我。只能說是我更愛寫小說吧,而詩已經在我的骨子裏,有過寫詩的訓練,有詩停駐過的腦袋,詩意便可以融進任何地方,包括文字和生活裏。

說到把詩融進生活,鍾先生認為詩其實非常適合精品化,好像日本就有把詩印在茶包、巧克力上,一拿起就能讀。詩並不曲高和寡,詩能讓生活變得精緻,讓每一天變成精品。

撰文: 鄭梓靈 暢銷書作家
欄名: 感性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