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信的浪漫

2016/02/17

收到朋友從厄瓜多爾進化島寄出的明信片,寄出的日期是11月,足足花了兩個半月才來到我家,我發現明信片上貼的竟然是香港郵票。原來朋友回來已逾月,立即問她何解,她興奮地說:「即是說已經有另一個香港人去過那裏了!」

原來這間島上最古老的郵局,仍以百多年前的方式運作,以前的信件都是靠船夫義務幫忙派遞的,如果沒有人要途經你寄信的目的地,你就只能等待,可以想像以前的人心急如焚的心情嗎?而幫人捎信的又是何等責任重大。朋友給我的明信片,敢情是經過某個香港人之手,又要等他完成整個行程回港,才可以到郵局寄給我,怪不得寄了這麼久。

我覺得這個「漂信」的過程浪漫在於,我永遠不知道那個人是誰,這卡片又陪他有過甚麼經歷。

其實更浪漫的方法是拿着信件上門,跟收件人交個朋友。如果明信片上寫的東西非常吸引,也許真有人會這樣做也說不定。郵局裏也有信件寫明叫人不要幫忙寄,寄件者的誓願是,自己一定會親自回來取信,那是寄給自己的浪漫。

撰文: 鄭梓靈 暢銷書作家
欄名: 感性成長

更多實用生活貼士,讚好晴報 Facebook 專頁

更多內容

內地酸菜魚名店 登陸銅鑼灣

生活副刊
2018/09/19

八年素食者為何打破食肉禁忌

生活副刊
2018/09/19

教你判斷風水好壞

生活副刊
2018/09/19

時光倒流半世紀

生活副刊
2018/09/19

紅豆咖啡VS台灣潮茶

生活副刊
2018/09/19

創意是核心價值

生活副刊
2018/09/19

無畏就是別自困

生活副刊
2018/09/19

向香港人致敬!

生活副刊
2018/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