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之星?

2016/02/22

近日中港股市似見整固築底,是劫後昇平,還是風眼中的寧靜?筆者盼是早晨之星,天邊或許尚有烏雲,但當陽光真出來了,市場氣氛便會不同了。

分析者一般認為2016年的環球股市受五座大山所壓:

1.美國加息;

2.油價下滑;

3.人民幣貶值,加劇貨幣戰爭;

4.中國經濟硬着陸;

5.環球經濟增長欠奉。

環球股市五座大山

這五座大山,除了第5座山外,其餘4座山,都見似被移平中。

1.美國加息:已被美國會否改行負利率所替,雖然負利率有負利率的壓力,但起碼市場應由應付加息,改為對應付減息、負息,叫不叫做山已移,任你。

2.油價下滑:沙特等油組國與俄羅斯簽訂凍產協議,使油價於30美元/桶區暫時企穩。產油、凍產、減產,在石油工業言,並不像關水掣那麼簡單,是要時間去執行的,需時要6個月左右。故只要求石油供應立時可減,是外行人之盼,行內人會知,「藥效」在發揮中,假以時日,便可見效,故油價近日見穩。此點稍後再談。

3.人民幣貶值:今年1、2月間,《華爾街日報》的博客有如下報道—海外基金經理正在大舉押注人民幣下跌,人民幣空頭陣營中出現了凱爾‧巴斯、大衞‧泰珀和比爾‧艾克曼等華爾街頂級投資者的身影。

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始人巴斯近期大膽預言:「中國將不得不大幅貶值人民幣」,此外,他還表示,「考慮到亞洲,特別是中國的信貸收縮,亞洲會經歷一個銀行虧損周期,這將與金融危機時的銀行虧損如出一轍。」據悉,由巴斯掌舵的海曼資本已賣出所持大部分股票、大宗商品和債券資產,專注於做空亞洲貨幣,包括人民幣和港元。

據了解,該公司目前將約85%的資產都押注在未來三年人民幣和港元將貶值的交易上,這項押注涉及數十億美元資金,包括借來的資金。

被華爾街譽為「抄底王」的大衞‧泰珀,曾因豪賭銀行股大賺70億美元,如今,他也加入了人民幣「空頭部隊」中。知情人士稱,泰珀已經對頭寸進行部署,押注人民幣將下跌。

當時講到大軍壓境,人民幣必垮,今日,人民幣和港元的匯價已穩了下來,為甚麼?以後有機會再講,但且看看一個對沖基金的報道,是刊於《彭博周刊》的。

做空人民幣 煩惱大於收益

‧Pershing Square針對人民幣和里亞爾的做空未能達到預期

‧「政府捍衞盯住匯率,打擊了做空者的回報」

身為激進對沖基金Pershing Square資本管理公司的億萬富翁創辦人,艾克曼在公布的年度致投資者的信中寫道,由於央行的干預,該基金因中國股市暴跌和石油價格大跌而針對中國人民幣和沙特里亞爾的做空操作基本都以失敗告終。去年,管理近150億美元的資產的Pershing Square有20.5%公開上市的基金份額被贖回。「在我們看來,中國和沙特都不明智地持續花費數千億美元來捍衞自己的貨幣。」艾克曼寫道。「到目前為止,儘管貨幣/對沖市場名義規模龐大,人民幣持續疲軟,沙特里亞爾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但我們的這些投資僅取得了微薄的利潤。」

這兩個國家的政策制定者都在積極支撑本國貨幣,因為他們希望盡量減少資本外逃,遏制對其匯率的投機。中國正在讓人民幣逐漸走弱,當每日跌幅被認為過大時會出手干預;沙特正在大肆動用儲備,捍衞其維持了30年的盯住美元制度。這些因素限制了賭這兩種貨幣下跌者的收益。

艾克曼寫道,該對沖基金對人民幣和里亞爾的做空意在套期保值。Pershing在去年8月開始建立針對人民幣的認沽期權頭寸(即允許購買者在未來以設定的價格賣出貨幣的選擇權)和認沽期權差價頭寸,開始日期就在中國突然宣布貶值前的兩天。艾克曼寫道,對Pershing來說,就抵銷中國股市「處於泡沫狀態」和油價可能進一步下滑的風險來說,買入外滙期權要比買入股票或石油的認沽期權便宜一些。

艾克曼寫道,這些期權「迄今未能幫助我們對沖投資組合的下降,因為我們投資組合的下跌幅度非常大,遠超我們依據它們與中國經濟和石油價格的有限關聯所作出的預期。盡管如此,我們仍然相信,在這兩種貨幣中的投資將繼續帶來重要的對冲利益,帶來有吸引力的風險回報,因此我們將繼續持有。」

中國央行允許人民幣每天在其規定的參考匯率的上下2%區間內交易。根據《彭博》調查的分析師預估中值,預期到今年年底,人民幣將下跌2.8%。根據彭博彙編的數據,這一價格弱於該國官方3.75︰1的盯住美元價格,暗示交易員正在押注沙特持續30年的盯住匯率制度將終結。

總之,艾克曼發現,決策者們願意付出極大的代價去捍衞本幣。投機者要做空人民幣和沙特里亞爾幣,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4.中國經濟硬着陸:外媒一直謂中國經濟會硬着陸,已講了起碼兩三年,但中國經濟仍是在6.9%之上運行,外媒謂這個增長率是假的,中國官方則謂是真的。真真假假,在2月底的G20峰會上會有個G20共識出來,因為傳今次G20有一項議程,就是討論中國的產能過剩與金融系統問題,G20提出這個議程,有其一定意義,一旦有定調,就應是G20所有國家「出擊」,一如1980年代G7 Plaza Accord,Louvre Accord一樣,其所帶來的後果,影響是跨年、十年,以至數十年的。事實上80年代的這兩個Accord的影響就一直至今。

該兩個Accord的達成,是在80年代的環球金融危機,或應具體言是美國這個環球經濟火車頭失速之時,今時中、美這兩個環球經濟火車頭也失速,是頗有80年代環球金融危機的重現。G20(即擴大了的當年G7)要再度吹響召集號來對抗「環球經濟增長欠奉」應是時候。事實上,中美兩國財長在1月起,已頻密會晤,或許就是為G20這次的議程作摸底探索,以便在今次G20會議時,定出些行動綱領來。

G20或迎曙光關鍵

假如這次G20會議後,真出了些類近Plaza Accord與Louvre Accord的共識,則上文所講的第4、5座山,也可望被移動,那時就應是曙光初現,出現早晨之星了。

閣下該怎做?將悲觀心情收拾一下,黎明前的黑暗或許會很長,如你信黑暗不會久長存的話,摸黑起早,早起的鳥兒有蟲吃,Early bird gets the worms。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

更多實用生活貼士,讚好晴報 Facebook 專頁

更多內容

抗衡貿戰 內地基建提速 鐵路水泥股看高一綫

財經/地產
2018/09/20

聯通8月份4G用戶增速加快

財經/地產
2018/09/20

美團一人一手暗盤價漲高5.1%

財經/地產
2018/09/20

尚悅‧嶺短期內推售主打1房戶

財經/地產
2018/09/20

價值與價位的分歧決定勝負

財經/地產
2018/09/20

成長型與價值型投資︰潮流在轉變?

財經/地產
2018/09/20

抗跌高息股3大特質

財經/地產
2018/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