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換帥換出個牛市

發佈時間: 2016/02/23

中國公布換證監主席,市場認為好,市升,事實上,中國股民對證監換帥是頗有期望的。

現實又如何?看圖一。

證監主席換上劉士余的第一天,就戲稱「牛市雨」、「牛市遇」、「牛市余」等,可見市場對劉士余寄望真大。

據《華商報》報道:許多投資人士更是紛紛對新主席寄予厚望,甚至建言獻策。私募基金經理吳國平表示,這次人士變動,意味着未來在具體執行上會有所改變,改革和突破是必需要做的事情,這對於市場而言,都是一個好的預期。希望以後劉士余改革突破,出好牌,讓股市健康向上。

當下在股市面臨重要的關口之際,劉士余臨危受命,股民也抱有諸多期待,根據公開信息顯示,證監會歷次換帥次日股市三漲三跌,換帥首周股指五漲一跌,換帥首月股指三漲三跌,因此,多數市場分析認為,新官上任畢竟會帶來新面貌,A股行情短期上漲是大概率事件。

制度性問題 決定A股走多遠

最近一年股市出現那麼大的波動,有股民認為,說到底還是制度性問題,如果有一個完善的制度和監管,股民也不會受那麼大傷了。新主席上任,市場還會不會有更多的腐敗和內幕交易?

對此,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表示,證監會主席的更換對於股市短期的漲跌並無直接關係。從中長期看,新主席的上任能否為未來的資本市場改革帶來新的思路和新的理念將是至關重要的。

董登新指出,對於資本市場而言,其最重要的並不是證監會主席換人,而是其如何將既有的改革方針,將市場化的改革堅定的進行下去。從客觀上講,改革者個人的改革魄力和決心對於整個改革的進程有很大的影響。市場化、法治化改革是打破政策市的利器。資本市場的改革要繼續堅持市場化、法制化的方向進行。大力推進資本市場的法制建設,將投資者保護納入法網。立足監管,嚴厲懲處市場內幕交易,將打擊資本市場犯罪進行到底。

中國金融智庫研究員楊國英表示,股市暴漲暴跌的根本問題在於制度,新任證監會主席的最大挑戰是,如何給予投資者參與市場化監管的主動權,給予投資者切切實實的利益保護,這樣才能真正實現A股市場的常態化監管。

那麼是否肖鋼的改革意識不足,又不是,國內黨組織給肖鋼的評價是:

年富力強、處事果斷、作風樸實,熟悉宏觀經濟和金融業務,有改革創新意識,善於研究問題、組織和協調能力強。

肖鋼對上一任主席為郭樹清,有「百日維新」之名,就是每日推出一改革之政,結果就是要轉任山東省省長,由肖鋼接任,肖鋼上任後,並未如郭樹清般急求改革,但也不是不改革,只是有些改革出了亂子,例如今年初推的熔斷機制,但推出這個,是肖鋼一人之力,還是有其他人應負更大責任?

上文見不少識者都謂中國股市的制度出問題,是哪些制度?

恢復基本功能 必須出重拳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企業研究中心主任劉姝威提出:恢復中國股市的基本功能,並強調,證監會須出重拳,頑疾不除不單股市無寧日,國也無寧日,何故?

她謂:但是,從中國股市創立以來的二十多年間,中國股市的基本功能不斷被削弱。從股市直接融資變成天上掉餡餅的美事,不擇手段地上市可以一夜暴富。中國股市淪為賭場,淪為冒險家的樂園。股民們被當作「韭菜」,任人宰割。

從2016年2月15日猴年中國股市第一個交易日開始,證券市場監管部門的工作重點應該是根治中國股市的頑疾,否則,股市無寧日,甚至國無寧日。

一、中國證券市場監管需要有道德的人才

中國股市的頑疾愈來愈嚴重,首要的原因是證券市場監管不利,有時甚至市場毫無管制約束,更嚴重的問題是有的監管者監守自盜,內外勾結,成為「內鬼」。

中國股市歷來不缺少人才,但是中國股市需要有道德的人才。有才無德是豺狼。2015年的股災是人禍,有才無德的豺狼是造成股災的首犯。

隨着大數據等先進技術應用於中國股市的監管,中國股市不需要太多的監管者,而是需要有道德的監管者。

二、嚴禁違法資金進入中國股市

中國股市的投資收益應該主要來自上市公司的年終分紅,而不是低買高買的價差。槓桿資金等投機資金進入股市的目的是利用股價的大幅度波動割股民的「韭菜」。一年前啟動的「瘋牛」就是由這些投機資金發動的。

槓桿投機資金進入股市會造成股指的虛高和股市的虛假繁榮,結局必然是股災。所以,證券市場監管層的首要任務應該是嚴禁違法資金進入股市。

任意套現 損害小股民利益

三、連續十年平均年股息率不低於無風險收益率和現金分紅總額不低於股市直接融資額應該成為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減持套現的基本約束條件

易聯眾於2010年7月28日在創業板上市,上市融資4.36億元,上市以來累計分紅5次,累計分紅金額7,100萬元。按照複利計算,相當於每年股息率3%.2010年12月26日銀行整存整取五年期存款利率4.55%。股票投資風險明顯高於銀行存款。而投資易聯眾股票的股息率明顯低於同期同期限的銀行存款利率。

2013年7月29日易聯眾的實際控制人古培堅所持易聯眾35.6%的股份解除限售。自2013年9月2日至2016年1月27日,古培堅通過二級市場和大宗交易平台,總計減持套現10億元人民幣。

上市五年,古培堅減持套現10億元。這是古培堅創造的財富嗎?不是。這是天上掉餡餅嗎?不是。這是股民期望獲得投資收益的錢。作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古培堅給予股民的股息率低於銀行存款利率,更不要說償還從股市的直接融資4.36億元,而他自己僅等待了五年,就從股市拿走10億元。這與龐氏騙局沒有本質區別!

如果法律和證券市場監管制度允許古培堅式的減持套現繼續下去,中國股市很快就會崩潰,甚至會由此引起社會動盪。

關於減持套現,法律和證券市場監管制度不僅要規定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的股份限售期限,更重要的是,法律和證券市場監管制度必須規定:上市公司連續十年平均年股息率高於無風險收益率和現金分紅總額超過股市直接融資總額是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減持套現的基本約束條件。即使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通過大宗交易平台轉讓股份,受讓人也不准在二級市場出售這部分股份,除非上市公司滿足了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減持套現的基本約束條件。如果超過十年,上市公司仍然無法達到上述基本約束條件,那麼,投資者有權決定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是否應該淨身出戶。

法律和證券市場監管制度應該讓股票發行人敬畏股市,敬畏投資者,三思而行。2016年法律和證券市場監管制度應該終結僅以持股期限作為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減持套現的約束條件。

不能保證增長 則不可減持

如果在1996年11月18日格力電器上市當日以當日最高價55元購買100股總市值5,500元格力電器股票,那麼,一直持有到2016年2月5日,二十年間這100股市值已經上升到289,721元,投資收益達到53倍,按照複利計算,相當於格力電器平均年股息率24%。

如果上市公司不能像格力電器那樣為投資者創造高於無風險收益率的投資收益,那麼,股票發行人和董事高管持有的股票就不能以任何形式在二級市場減持套現,甚至可能被淨身出戶。

筆者及不少國內股民都贊成劉姝威這個提議,A股市場如能此,就真是個好、好、好市場了。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