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老外看兩會

發佈時間: 2016/03/07
  • 1,000次
    分享

上周投資者都會被大量的兩會資料包圍着,供給側改革、企業合併、環保、節能等資訊完全充塞,但對老外言,以上的都不重要。

他們看重的,是中國的財政與金融政策,因為在他們眼中,中國「硬着陸」與否,重於一切。

老外過去近十年,年年都認為中國經濟會硬着陸,因為按西方資本主義經濟理論,中國地方、公司債重,定會爆煲,自然會拖累中國經濟硬着陸,估你十年爆煲,一直都未有爆,當然唔抵,不是我們老外看錯,是中國數據信唔過,呃人呃到唔爆。這個觀點,以Hayman Capital對沖基金經理Kyle Bass上月所發的通訊,謂中國銀行體系的債務危機是美國次按危機的5倍,在經濟擴張期,銀行是沒有太大的債務危機,因為經濟好,人人都還得起錢,但當經濟收縮、放緩、衰退時,債仔還債能力就弱,會產生龐大呆壞帳,拖垮債主;所以老外對今次兩會決議,仍會在GDP增長是6.8%、6.5%,還是6.2%上做文章。

中央言明重質不重量

對於中國領導層言,早在一、兩年前,已稱不要求GDP的量,而是要求GDP的質。但老外是不信的,因為是「量」會減債壓力,「質」不會。一個典型例子是穆迪信貸評級機構,他上周將中國的信貸評級展望下調至「負面」,原因是中國要進行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的改革,這當然初期會減低GDP量,但中國能還進行這些改革,仍去為補足GDP而續去生產無需求的鋼鐵?去挖燒不去的煤?一旦這些企業、礦坑要關閉,又必然會帶來連串問題,失業,是其中一個,有估計有五、六百萬企業工人要下崗,有近二百萬的煤、鋼鐵業工人要失業,這些就好似患上癌症的病人,做化療,身體一定會先弱,但不做呢?一定會死,而且會死得辛苦、難睇。

世界上未有一個國家行過中國今時所倡的改革,因此,無人知道會否成功,但搞笑的是,穆迪一方面將中國信貸下調至負面,但另方面又謂這些改革,可以解除中國所面對的危機。筆者不會謂穆迪思想混亂,而的而且確,是不少人對今時中國有的憂慮。

不過,我阿媽教我:不要成日又憂有柴無米煮,又憂有米無柴買,經常憂這憂那,事事不做,困難是不會因你原地踏步而解退,只有面對難題,合理解決,才可步出困境。

要一方面去淘汰產能,又要一方面協助下崗工人轉業,是少不了要政府撥款幫助,這就是財政政策,政府免不了要用赤字預算,李克強總理提過3%(去年是2.3%),人行曾謂4%也可接受,在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的六年內,中國是維持在6%至10%的財政赤字,明顯地,老外在兩會期間或之後,會樂於「說3道4」,「稱6講10」而不疲,但一個死角是,中國的改革資金來源是多樣的,不一定要靠財政赤字。其中一個是今次兩會會討論到的一個「慈善法案」,此即是捐款,會怎影響到財政收支,要具體法案通過後才可言明,但對財赤的變數是存在的。

內銀呆壞帳言過其實

Kyle Bass和穆迪關注的是中國銀行應對一旦出現中國經濟硬着陸的呆壞帳問題。德意志銀行的中國銀行業分析師謂中國於2017至2019年出現經濟硬着陸的可能性只20%,德意志銀行估計中國銀行業的高危貸款為1.6萬億美元,而非如Bass所估的3.5萬億美元,另方面,中國銀行業的資產於2015年底約34萬億,約六成(約20.5萬億)是信貸,其餘則是人行所要求的準備金,銀行間存/貸,及投資於中國國債者,一言括之,德銀認為,應付得來。

錢不是萬能,但要講到改革,無錢則是萬萬不能,故我們不要以為老外看兩會只看重錢是錯,因為改革方針已講了一整年,現在是坐言起行時,國泰君安證券研究劃出了個供給側改革去產能路綫圖及投資機會所在,大家一看便知(見附圖及表),不談「錢」,怎成!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