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身為女作家

發佈時間: 2016/03/10
  • 1,000次
    分享

本文記於三八婦女節,碰巧近日受台灣《皇冠》雜誌邀稿,談一談女性作家的感想,發現在香港寫作多年,少有被問到這件事。

我雖是女性,有時卻會覺得自己骨子裏住着一個男性,然後漸漸注意到,或許那只是女性不被正視的一面。

小時候母親會對我說,女孩子不要做甚麼跟甚麼,我就會反問,你可以說一些事情不好,着我不要做,但不能做的原因不該只因為我是女孩子。

不管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同樣可以理性、感性、倔強、脆弱、獨立、依賴、多情或者無情,我嚮往那樣的自由和千變萬化。也許正正因為這樣,我選擇以寫作為終生事業。

女人的不可預測性,本質上已經很有戲劇張力:女人可以心如止水,又可以突然歇斯底里,充滿衝突和爆炸力;女人同時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就是能溫柔地體恤別人。

我選擇寫小說,或許正正是要把內心的衝突釋放,小說賦予我成為不同角色的自由,不限於性別、年齡、背景。我想任何女性都有權告訴世界自己的獨特個性,不要隨便接受別人的定義。

撰文: 鄭梓靈 暢銷書作家
欄名: 感性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