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拉布與流會 製造社會撕裂

發佈時間: 2016/03/11
  • 1,000次
    分享

立法會拉布與流會已氾濫成災。拉布或故意造成流會本是一些明知在投票中會輸的政客所常用的手段,但大家又都知道這是違反民主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只應在重大及特殊的議題上才可考慮採用。不過,現時的拉布與流會,已非針對個別議題,而是全面性的,其目的便是要癱瘓政府的管治。

我不認同無政府主義,認為較好的管治應來自少作干預的小政府,但這個政府應是強勢的。若政令不通,政府弱勢,應做的事做不了,人民的福祉會受到負面影響。政府癱瘓後對人民並無好處。

故意阻撓 拖延實施合理政策

現時的政府是弱勢的,推動的政策及民生項目都屢屢受到阻撓,找地建屋以遏抑樓價困難重重,能夠推動香港經濟的一些基建不斷被卡住,徒自增加市民要負擔的成本。以高鐵為例,我過去多次在友報撰文,詳述高鐵的社會效益不在港鐵可收回多少車費,而在它可為港人節省了多少交通時間。港鐵雖有超支,但超支後的總成本也只是八百多億,遠遠低於千多億的預期效益折現值。若拉布成功,港人便等於要損失幾百億元了。

用拉布等方法去癱瘓政府另有一深層意義。任何社會都有中間派及左右翼(至於甚麼是左、甚麼是右,在此無關宏旨),中間派若人數多,左右翼極端分子少,則社會容易和諧,民主制度會較有效運作,但若中間派人少,社會對立雙方嚴重撕裂,民主投票也化解不了社會矛盾。從極端分子的利益角度看,他們若要說服多些人支持他們,便需要把中間派爭取到他們的一邊,左右雙方都會如此做。

假如社會本來是中間派佔大多數,政府的政策也是較為溫和中性,符合中間派的路綫。那麼極端派如何可把中間群眾拉過來?對他們來說,最有說服力的做法便是批評或打擊中間政策。政府若推行某種符合社會效益的政策,就算本來是正確的,也可以因運氣不佳或有些人故意拖延阻撓而使政策的效果走了樣。

在此種情況出現時,極端分子便大可乘機跑出來說,中間政策失敗了,極端的才是真理。有一小部分中間分子會被這些人拉了過去,對立的兩端人數增加,中間減少。如是者每次有事件發生,極端分子都會用有利己方的觀點解讀,並力圖宣傳其他人是錯的。中間派通常對政治爭拗不感興趣,搞清楚對錯的誘因不大,所以有些人是會誤信別人所言的。

樹立障礙 積極製造施政失誤

但若要真正建立大量的極端群眾,光是寄託希望於政府失誤是不足夠的。政府未必失誤,正確政策因運氣不佳而導致失敗的,也不是十分多見,極端分子更積極的做法便是為施政管治製造障礙,使政府陷於困境,正確的政策也推動不了。政府若不能化解此種故意策略,施政效率便會大減,失誤更易出現,這又會成為極端分子的口實,利便他們說服中間派,使中間路綫失去支持。

全面性的拉布與流會造成的效果便是要政府癱瘓。中間理性的政策若失效,不可避免地會使人感到政府無能。久而久之,中間派會流失到對立的雙方極端。由此觀之,寄望拉布的一方尊重人民的利益,停止破壞社會運轉,不過是與虎謀皮。

港人應對之道,便是事事獨立思考,認清政客的目標。政府推動的政策者是正確合理的,便支持,反之的便反對。分析時仔細客觀獨立,不用理會一些歪理。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經濟學家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