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日核災遺禍海洋生態

發佈時間: 2016/03/14

日本3.11地震,海嘯導致福島發生核災難,五年過去,全球對日本人民,尤其是日本東北災區民眾痛失親人和家園的傷痛,都會感同身受。

但在給予同情的同時,大家更要敦促日本政府要盡速善後,並要批評國際社會,包括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環保組織等偏袒日本,以解決這全球環境危機。

五年前,大地震觸發的海嘯破壞福島核電站,令核反應堆過熱,核燃料棒熔化,釋出放射性物質,污染從核電廠漏出來的水,再污染災後流入大海的海水和地下水,造成海洋生態災難。

不過,日本政府五年來,一直沒有積極採取有效行動,制止毒水污染問題。今時全世界要問的最少有三個問題:

一、為何不永久關閉福島核電廠?

二、為何不盡快銷毀不能再用的核燃料棒?

三、為何不用日本常引以自豪的機械人加快善後,阻截污水?

以上幾個簡單問題,日本政府都欠世界一個交代。

核電廠對個別國家的經濟民生發展可能有其重要性,但也必須顧及其安全和核事故的應變方案。

1986年,蘇聯(今俄羅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當年蘇聯就用水泥覆蓋、密封放射性物質,並撤離附近居民,把核災難的影響減至最小;反觀日本,卻曾寧願每天讓逾300噸受污染的地下水流入海,也不直接迅速善後,令人費解。

現在日本政府對此又諱莫如深,即使首相安倍曾指核污水「得到控制」、「完全沒有問題」,但根據國家海洋局監測結果顯示,受污染海域遠大於日本的估計,也不排除核污染物及生物,會隨海流漂到世界各地。

福島核災難污染範圍之廣泛及其影響之深遠,不言而喻。

核輻射物銫可累積於肌肉組織內,更可透過食物鏈擴散,對生態環境造成深遠影響。

像切爾諾貝爾核洩漏,污染海洋生態之餘,又在魚類中持續擴散數十年,其中吞拿魚壽命長達15年,而魚類若感染銫,其毒性會比污染海水高10至100倍。

有些國際環保組織連日本捕鯨也會關注,為何這類危害全部海中生物的海洋生態災難,卻不加嚴厲鞭撻?

聯合國國際原子能機構在福島事故前監察不力,在其出事後又督促日本政府善後失責,為何國際社會從沒有向這個國際組織問責?

此外,同樣是核危機,以美、英為首的國際陣形,似乎對同位於東亞的北韓核武威脅的反應,還大於督促日本善後核災。

最近,傳媒多着眼於日本重建及災民的故事,但日本就政府就拖延重建,甚至轉移注意力,發展軍備。

國際社會偏袒日本,日本又不永久關閉核電廠,阻止禍害延續,正是要全人類為她付出環境代價。

在此,讓我們以本文作為予日本領事館的公開信,譴責日本政府這種危害全球的自私行為。

(本欄逢周一至五刊登)

撰文: 石老師工作室 敢批評,提意見;求共融,齊築福。
欄名: 為理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