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師友同心 守護生命

發佈時間: 2016/03/15

為遏止學生自殺歪風,社會正計劃向年輕人再加強生命教育。在眾多分析及解決方案中,大家都多從制度或社會上幾不可改變的現況着眼,若能夠從個別角色入手,效果會否更立竿見影?

對學生不夠珍惜生命,社會傾向追究責任,向有關政府部門,甚至大學管理層,尤其是輔導部門問責。筆者認為問責並不可根治問題,所有在年輕人成長路上的同行者,包括父母、兄弟姊妹及朋輩等,才能讓青少年感受到關懷,讓他們遇逆境時看到曙光,而筆者最想分享的是老師在青少年成長路上的指引角色。

筆者強調的是老師「身教」,但那是對學生貼「身」之教。我曾遇過不少好老師,令我迷途知返。中學時,我十分頑劣,但得班主任委任(留意,那是個先經篩選後指定的任命)為「籮底橙」班的班會主席,大家請勿小覷這「九品芝蔴官」,當年這職務可謂是我人生轉捩點,我的「政績」包括:屢次僥倖帶領一群「籮底橙」贏得壁報設計比賽,又在籃、足球等班際比賽中奪魁,最令「籮底橙」班自豪的是自行出版了一份歷史科試卷連模擬答案,刊物成本$0.5,卻賣$1.5,成功賺得其他精英班的錢,補貼了班會聖誕餐的經費,吐氣揚眉。不要看小這$1一本利潤,當年一碟餐肉雙蛋飯才賣$2!

此外,老師又「委託」我暑假做他「管家」,替他照顧子女!如此重任,當年哪還敢不知恩圖報,好自為之?試問今時有多少老師肯賦予「壞」學生一些責任?這類貼「身」之「教」才是老師應給予年輕一代的,當大部分老師都肯根據學生進行這種「身教」,愛惜生命這基本價值觀何愁不會深植學子心中?筆者老師今年已90開外,仍時有聯絡,正因他當年那份對這壞學生的關心與教導。

其後,筆者繼續遇上不少好老師,他們鼓勵我去行山、露營,令我性格更加獨立,也掌握不少技能,體驗生活,直至我執教鞭,也這樣關心和信任學生,讓他們自由發揮,這類貼「身」而教,對筆者言,無論學與教,一生都受用不盡。

10多年來,筆者一直有參與大學的師友計劃(Mentorship Programme),有年更要求一位女同學造一張簡陋木枱,那是要讓她體會到用粗糙木材造枱,感受到資源的不足,製造過程中隨機分享。筆者覺得年輕人的不足與短欠:他們欠缺應壓力的能力,在資源、金錢,以至感情上都有不足,力有不逮。

從物質至心靈,不少人都覺得自己十分「匱乏」,即使如此,也不必灰心、氣餒,輕率放棄生命,反而要為自己創造條件,克服短欠的困難,至於如何讓年輕人為自己創造條件,則是所有同行者,包括老師的責任:對中、小學生多予關懷;與大學生多分享應對壓力和逆境的經驗和技巧,少一點卸責與「離地」的分析,歪風可遏。

(本欄逢周一至五刊登)

撰文: 石老師工作室 敢批評,提意見;求共融,齊築福。
欄名: 為理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