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發佈時間: 2016/03/22

1997回歸前一陣子,我在電訊公司選擇人生第一個手機號碼,數字堆中並沒有甚麼工整易記的選擇,卻有一個尾數2047的,簡直有如黑暗中閃爍的繁星在呼喚,我毫不猶豫就選了它。

1997,五十年不變後,就是2047。半世紀太遠,那時那刻,大限臨近,未知1997,焉知2047?後來,王家衛拍《2046》,朋友說:噢,你的電話只差一字,真巧。

時光荏苒,2047近了,開始進入香港的政治視域。有人說,2047,是香港二次前途談判;有人說,2047時,你怎知不會一國一制?有人說,2047後,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永不改變。

五十年不變後,是變或不變?或是不久的將來,已有大變,到2047,已無所謂變與不變?

每個人,或許能遁入空門、了結生死;但我們留下的雪泥鴻爪,都不能擺脫當下此生。每個人的墓碑都不會大,骨灰龕上的位置更小,只足夠我們寫上生卒時日,生活之地。

我們這代人,在這1997與2047之間悠轉。悠長假期結束,急風暴雨襲來,注定的衝突無從閃躲;當荒誕無日無之,小人當道,媚諂者生存;理性的堡壘崩潰;我們能做的,最少,要好好記錄這璀璨都市陷落的軌迹,看清楚那劇本早訂的宿命。當中,有你、有我,不能擺脫,無從逃避。

(本欄逢周一、二刊登)

撰文: 區家麟 時空旅人,終身遊學
欄名: 風起幡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