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保母社會

發佈時間: 2016/08/09

在瑞士小住,得知朋友的兒子,五歲唸幼兒園時開始,上學放學,都是一個人自己走路往返。

是的,五歲。

「這是學校鼓勵的,如果家長親自接送,老師會認為孩子有問題,會特別關心問候你。」朋友說。

雖然這裏的幼兒園都是就近入學,學校與住所在同一個社區中,交通也不繁忙;但是學童回校,始終要走幾百米路程,也要橫過馬路。

「不危險,沒聽說過出任何問題,小區裏的車,開得特別慢。」朋友說,孩子自小在社區裏四處跑,找同學一同上學放學,跑到公園玩。試過有一次,兒子放學後一小時才回到家,原來他走去同學家玩;社交生活,溝通技巧,就是這樣培養出來的,朋友理所當然地說。

想當年,我們屋邨仔,也是這樣長大;但今天在香港,若有一個五歲孩童在街上跑,大概很多人會報警,家長會被控疏忽照顧。

朋友帶着兒子,從香港「回流」瑞士,又發現瑞士的兒童遊樂場,與香港差別很大。普通一個公園,兒童遊樂設施難度較高,滑梯長,繩網也複雜。「若孩子受傷了,這裏無人會控告政府,自己的行為,自己負責。」朋友如是說。

同日,在網絡上看到,香港的漁護署,把郊野一大片含羞草移植並用欄柵圍住,因為收到家長投訴謂「含羞草會刺傷孩子」。另一宗消息,有郊野山徑,也因為回應居民的要求,鋪了混凝土梯級及軟墊,方便途人云云。

(本欄逢周一、二刊登)

撰文: 區家麟 時空旅人,終身遊學
欄名: 風起幡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