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忍不住

發佈時間: 2016/08/03

辭去校長職位,並不是因某校某人或某件特別的事情,而是年復一年地看到無數貧困、學習能力又弱的學生,備受忽略甚至犧牲,使我無法再忍受整體的教育現實和自己的教育理想的巨大反差。終於,我在2008年向辦學團體遞了辭職信,待完成下一個學年,也就是2009年7月的暑假開始後就會離開。

決定離開體制教育,並不是為了眼不見為乾淨,而是要尋求體制外的方法,去解決(或至少解決一點)貧弱學生的無助困境。剛好那時香港青年協會每個星期五深夜,都會在將軍澳體育館舉辦「夜墟」,讓區內外喜愛夜蒲的輟學或準備輟學的青少年,在那裏可以打球、跳舞、聊天,至少有個安全而不打擾別人的地方hea。青協的社工也會在場內擺攤位,與青少年溝通或進行輔導。我託青協的社工幫我安排,讓我也有機會在場內擺個攤位,去和那些青少年接觸。

此後的一年多,每逢星期五深夜十一點半到兩點,我都在將軍澳體育館擺檔,名義上是教普通話,但基本上不會有人來學,因為好奇我的校長身份而坐下來閒聊的年輕人倒不少。這也正是我想要的。在閒聊中,我乘機了解他們對學習的心態,同時也問他們:如果有免費的補習,你們需要嗎?怎樣的形式、方法和時間最好呢?

第一批接受我免費補習的學生,就是在那段時間,在那個體育館遇上的。

(本欄逢周三刊登)

撰文: 陳葒 慈善教育機構「陳校長免費補習天地」創辦人‧前中學校長‧青少年及兒童文學作家
欄名: 道是無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