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本來無一物

發佈時間: 2016/07/25

出外旅行,早已拒絕買紀念品,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小擺設滿屋,從來不拂拭,最後就是封塵,自尋煩惱,何苦。

那天在印度,破例買了一盞沉重的岩鹽燈,給自己找了個很好的理由:那天是旅程的最後一站,拿着岩鹽燈直出機場,方便又快捷,而且家中睡房燈壞了大概已有八年,所以,買回去不會浪費,一定有實用價值。

臨行前,店主提醒,岩鹽燈要長開,我不以為然,亦沒有問為甚麼,燈包裝好,匆匆直奔機場。

回到家,燈亮起,不規則的淡淡橙光,甚有情調;但本人癖好,正是關燈,為了節省電力,減少光污染,愛護地球叔叔,家中光源,若無人使用,必定關掉,岩鹽燈當然也不例外。

過不了幾天就明白,岩鹽燈需長開的理由。

岩鹽是一塊石頭,鹽分吸水,不消多久,桌子積了一攤鹽水,需要頻頻拭擦;奇怪的是,岩鹽不止滲水,似乎還懂得噴水。桌子四周,不遠處的地板上,開始出現小水滴;水點微小,不知是否鹽水關係,特別圓潤,一束束如珠串,也不容易蒸發。而且,說出來有點詭異,水滴似乎會轉彎,積在不可能的位置上;鹽水灑地,更會弄得滿屋地板黏黏稠稠。

試驗結果:確實要把燈長開,燈膽微熱,才能防止水份凝結。問題是,燈膽耗電雖然不多,但畢竟沒有必要長開,如何是好?

減去負累,才能滅絕煩惱,輕裝上陣;但是,斷、捨、離,說得容易。這一刻,我彷彿看見岩鹽燈在笑。

(本欄逢周一、二刊登)

撰文: 區家麟 時空旅人,終身遊學
欄名: 風起幡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