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血色旺角前世今生

發佈時間: 2016/07/22

香港近年政治遠較前動盪,已是不爭的事實。有些港人對此無法適應,有人心焦如焚,有人興奮莫名,當然也有人「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前年的佔中,是這個動盪過程的里程碑,它恍如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違法達義」的思潮鈍化了不少人的思考能力,香港的社會肌體深受損害,素來安定繁榮人民肯努力向上的社會被嚴重侵蝕。

這些損害並非事先無迹可尋。從2014年9月3日至9月30日,即從大家都預料到佔中快將發生,到佔中真的啟動的近一個月內,恒指總共跌了9.4%,蒸發了總共2.4萬億港元。在同一時段,美國股票幾乎沒動,上證指數則上升了3.3%,除了佔中的預期,香港也並無任何重大利淡事件出現,就算是「8.31人大的決定」公布後,市場即時也無動於衷,這便提供了一個罕見的自然控制實驗,讓股票的升跌去預測佔中總共會為香港帶來多大的損失。

眾所周知,股價是領先指數,它是廣大股民根據他們掌握到的資訊,看好或看淡企業將來盈利(折現值)的指標。世上無人對未來可未卜先知,但經濟學中的「效率市場假說」告訴我們,股價對前景的預測能力比一般人所知的要準確得多。但股市的上落受很多不同的因素影響,像佔中前的那段時間般可排除其他因素的作用,機會十分難得。當然,在佔中出現後,亦即壞消息出盡後,股市上升是正常現象,英國脫歐公投後也有此現象。在前年9月初以後,恒指的上落也不易跟佔中再拉上關係了。

破壞民生 衝擊破壞民生

我當時七除八扣,認為佔中帶來的損失只是3,500億,而不是股市反映的2.4萬億,除了因為股市這一領先指數並非完美外,更大的原因是我假設了港人理性,有自我修補破壞,阻止社會惡化的能力,現在看來,當時我可能是太樂觀了。經濟增長的數字比預期中下滑更快,零售業的大幅萎縮更是佔中支持者提也不敢提的事。他們拼命想掩蓋掉佔中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正是因為這事實擊中了他們的要害。

但零售下滑等事實的重要性,又遠不及「違法達義」口號背後隱藏着的破壞力量,所帶來的禍害。今年年初二凌晨,旺角的暴亂又是一個新的里程碑。拿着磚頭扔向警察的暴徒對法治已不感興趣,他們公然宣稱不會為行動設底綫,當他們戴上面罩後便以為自己變為替天行道的義士,磚頭亂扔時,他們高呼「玩大佢」,但置別人性命與財產安危於不顧卻只是在說明人類基因中其實潛藏着一種獸性,當這獸性不受文明拘約時,有些人是甚麼也做得出來的。若說這種不管別人死活的行為會達到甚麼「正義」,我是第一個不相信,這些人若上台,殘害人民也不會有顧忌。

這是一種危險的現象,當中的事實及引伸意義需要有人如實紀錄下來及加以分析,否則港人更不能從姑息暴徒的歷史中得到教訓,以致成為永遠長不大的政治幼稚園學生。《亞洲周刊》的老總邱立本兄是相識三十多年的老朋友,在他主催下,十多名來自各行各業的知識分子為旺角的事件寫下了七十多篇文章,輯成了一書,書名是《血色旺角前世今生》。此書在書展曾有專題講座,是香港歷史的一份見證,光是邱立本兄的序言便已值回書價。

罔顧後果 自以為代表人民

「血色旺角」帶來的影響遠未結束。我們還未看到有人為此暴動而得到應有的懲罰,香港司法界的質素有急促退化的迹象。香港三權分立,行政機關不願評論司法機關,這是對的,但我等一介小民,對判決及量刑極有保留,卻是不用隱瞞的事實。

把人類獸性挖掘出來的因素並未消失。這方面社交媒體扮演了一個很負面的角色。社交媒體的運作,容易無意中把意見接近的人聚在一起,他們不用真名實姓,不用為言論負責,有強烈的黨同伐異的傾向,慢慢地,參與者會認為自己小圈子的意見等同人民的意見,對事物的理解也是即食麵式的,但求順耳,不求正確。這是世界性的問題,非香港獨有。

這些人有一種特性,倒是使人嘆息的。旺角暴動中人,有人主張港獨,但港獨帶來甚麼後果,他們是不知道的。這倒是世界性現象,就如英國脫歐公投後不少英國人後悔不已,因為他們也從未想過會有甚麼後果。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經濟學家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