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傅穎 奇葩的自白

發佈時間: 2016/07/20

「總覺得,我這樣性格的人,不很social,也不是特別圓滑,可以在娛樂圈做14年,都是一個奇葩。」31歲,染了一頭啡髮的傅穎雲淡風輕地說。三年多前,是非纏身,她避走北京,自此幾乎消失於香港娛樂圈;最近突然返港出書、推出新歌。「香港始終是自己屋企,從沒說要放棄這地方,只不過想去其他地方做不同工作。」離開,應該是為了以更好狀態回來吧!

北上前,傅穎(Theresa)形象有幾差?舉個例子,2011年自爆被舊愛羅仲謙毆打,按常理,輿論應該同情弱者,但結果,撑她的人不多,她反而遭公司雪藏。於是,2013年四月,她帶着僅有的五萬港幣存款正式搬到北京居住。以為新環境有新開始,可是,半年沒工作。「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沒見過一個劇組,心裏覺得很奇怪,很想問但不敢問,驚大家覺得我好似challenge(挑戰)公司。後來,實在等不及,在第四、五個月時跟經理人坐下來傾,他說自己不識跑(劇)組的,之後因個人原因,他辭了職,我也變成自由身。」

難捱做阿四

回顧那段日子,傅穎感嘆:「的確很難捱!每天都在等待,很彷徨,也不知搵誰幫手,手上的錢太少,幸好有個朋友邀請我去她屋企住,不用給租金,於是,我幫她處理屋企所有事務,去大型街市買菜煲湯,做阿四。日子就這樣過,每一天都很煎熬。北京沒甚麼朋友,僅有的一兩個也要工作,我又不敢經常搵公司同事,驚他們覺得我煩,總之,整個地方都很陌生,我國語也不好,溝通都很難,咪天天哭囉。」她眼泛淚光。

同年九月,快山窮水盡之際,總算出現轉機。「當時有個香港攝影師跟我說,『Theresa,這裏有套電影,不如你過來試下啦。』我跟他在《3D詭婚》合作過,但部戲沒上(映)。於是,我去見導演,對方讓我演一個角色,這是我去北京後第一份工作,也是這份工作,我開始再有收入。」

無悔闖北京

落魄至此,應該有點後悔當初「冇人冇物」就北上吧?傅穎輕輕搖頭。「當時,我是想返內地的。因為負能量很多,很多說話都不應該再講,幾多委屈都好,你說甚麼都會有人扭曲,所以,我想離開。現在回個頭,我覺得剛去北京那段日子是不易過,但開心曾經有這樣的階段,如果沒有那時的辛苦,未必珍惜後來擁有的東西。」

如今,重回香港戰場,算不上衣錦還鄉,倒是有「哪裏跌倒就從哪裏爬起來」的味道,但她又否認。「其實時間可以改變很多東西,有些事當時說不清楚,到今天,可能一切都不同了。最近有些朋友跟一個多年前與我合作過的幕後朋友聊天說,『Theresa返來出新歌哦,不過你都不會留意啦,你都不喜歡她。』那幕後人說:『嗱,不要這麼說,我跟Theresa不是說不friend,也不是說不喜歡她,只不過當時大家還小,還不成熟,工作時有些摩擦,我們沒甚麼的。』」她一再強調,回來的真正目的是回饋fans,信不信由你囉!

撰文:黃艷

攝影:梁細權

編輯:黃寶恩

設計:梁政敏

髮型:Nichol @ Hair

場地:Pentahotel

欄名: 人物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