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沒有自由的髮型

發佈時間: 2016/07/19

每個年代都有自己的潮流,60年代的獅子頭,男女都留着長而鬈曲的頭髮;70年代貓王的騎樓裝;80年代近藤真彥的Marchi頭、張國榮的鴨尾頭;到近年的都敏俊髮型,都影響着每一代年輕男士,我當然也逃不過時代巨輪的牽動,成為部分髮型的跟隨者。

在接觸戲劇的30多年歲月中,能夠主宰髮型的機會實在不多,當有機會剪一個自己喜歡的髮型時,必定會好好把握,做一做真正的自己。因為作為一個專業演員,頭髮全數交給形象設計師或導演話事。很多人會說戴個假髮不是甚麼樣子也變得成嗎?但假髮始終是假髮,沒有真髮的自然,更會發生「穿崩」情況,所以能夠用真髮打造的,都不會用假髮。

很多髮型也得接受,試過漂白全部頭髮,導致頭皮受損。也試過染藍色,在現今社會自是沒問題,但20年前走在街上卻是相當吸睛。Punk頭也是不得了的髮型,兩邊剷青,只保留頭頂4吋寬頭髮,而且條條頭髮矗立向天,在旺角街頭行走,警察也忌我三分。最誇張的一次是要剪地中海Bar Code頭,髮型師也問了我多次,是否真的要這樣剪?相信也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有客人如此要求。夠閃吧?不,更爆炸的是演科學怪人時的那個癩痢頭。雖然我沒太多自由去處理自己的髮型,但我的髮型反而變得更自由奔放,真是始料不及。(本欄逢周二刊登)

rensenchan@yahoo.com.hk

撰文: 陳文剛 糊塗戲班藝術總監,編劇、導演、演員及填詞人
欄名: 藝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