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一人一個毛公仔 友愛長存

發佈時間: 2016/07/06

這一代的豆丁就算玩具再多,也會專情一隻公仔。這種深情,旁人不會明白,不用專家分析,每代孩子亦然,只有「傻豬」才懂。因為毛茸茸的小東西在小朋友眼中,是安全感來源,亦是自己的Imaginary Friend(想像朋友)。

為童話哭泣

由六個月大開始,立之已跟WoWo在一起,今年五歲的他,視它為最好的朋友:「它只有我一個朋友,我是第一名朋友。」他不時跟WoWo拍照,跟它玩角色扮演遊戲如餵食。「WoWo有說話跟我講……」聽畢,原來WoWo要大便,他繪形繪聲,將「過程」示範一次。

今年初去台灣旅行,立之會為WoWo要在機場過X-ray安檢而表現憂心,「幸好機場的保安姨姨叫他不用擔心,說狗狗只是通過一條隧道而已。你見到很多大人很有心,會從孩子的角度說話。」媽媽黃芓程(Carmen)是本地繪本閱讀推廣人,近日正跟立之講一本每次他聽罷也會飲泣的圖書《天鵝絨兔子》。

故事講述小男孩與心愛的公仔絨毛兔一起成長,絨毛兔愈來愈髒,男孩卻不介意;直到有天小男孩生病,女傭將小兔燒掉……媽媽一直沒有道出真相,敏感的小男孩馬上反應過來:「燒了?」Carmen改口:「不,是消毒,不是燒了。」Carmen覺得兒子的情緒夠穩定才開始跟他一起看這書:「(結局)他都會擔憂,問兔仔會否忘記男孩,結局對他來說都算安心。其實我很欣賞他對公仔很長情,他會在公仔身上找到安全感。」

加入創作中

七歲的梁煒謙與他的豆豆,是一見鍾情。梁太說:「他BB的時候,掛在床上的旋轉音樂盒,其中一個公仔正是豆豆。他那時只是望着豆豆,給他豆豆後,每早他第一件事便是爬去攞豆豆,我們試過給他同一款但是另一個新的,他不要……大概公仔真的有一陣自己熟悉的味道。」五歲的妹妹煒晴則有兔公仔寶寶,早已被她咬到甩色。「他們睡覺一定要攬公仔,否則不會睡的。」

煒謙所做的陶瓷和圖畫,全都有豆豆的樣子。「他最喜歡吃豆。」每個陶瓷也是小男孩為豆豆創作的故事,他會想像豆豆掉進樹洞,最後找到很多豆:「我生日會都有豆豆的。」說罷,他已畫了一個盛滿豆的湯匙,剪下來餵豆豆食豆。煒謙讀幼稚園時的公開表演,甚至會帶豆豆一起。「他想豆豆可以看他的表演。我覺得公仔可以帶給他安全感,是一件好事。」媽媽還會用公仔說教:「好像妹妹鬧情緒時,我都會用寶寶跟她談天,有時候寶寶講一句,好過我講十句,哈哈!」

玩角色扮演

八歲的馬翱天,他的公仔紅衫妹妹由出生開始已擁有,睡覺不可以沒有「妹妹」。馬太說:「他出世時已經要咬毛巾,最後換了公仔。」翱天最愛公仔的氣味:「我一出世不知怎的,已經很喜歡它,跟它睡覺、看書……」旅行也要帶公仔,翱天兩歲時便試過遺下公仔在酒店。馬太說:「一定要回酒店取回,否則餘下旅程真的不知怎辦。」

13歲的姐姐遨晴也有一隻跟弟弟同款的公仔,至今仍要抱着睡。小時候,她跟弟弟、爸媽會跟公仔玩角色扮演遊戲;不過現在已經開始對公仔小心翼翼,近年已不帶它旅行,希望可以「延長」其壽命:「出生時已經有它,現在睡覺如果不攬它會睡不着……現在已經掉光了毛。」她最怕媽媽洗公仔,現時維持一年洗一次:「將來或者放它在書架,看着它。」

撰文:羅惠儀

攝影:程志遠

編輯:余敏

設計:招潤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