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偏要個流黃荷包蛋

發佈時間: 2016/07/06

自小偏愛荷包蛋,想吃完美荷包蛋?自己動手。所以,我煎荷包蛋的手藝絕不普通,雖偶爾失手,總的說來還算是箇中好手。舊時村裏有好幾家茶餐廳,設備簡單,提供的菜式也簡單。

當時即食麵未普及,來來去去都是蛋治、腿蛋治、油多、油占多、花生醬多等。講究點提供菠蘿包、雞尾包。咖啡、奶茶、奶水、檸茶、檸水、鴛鴦、好立克、柯華田及一應汽水。還有滾水蛋,加糖、加煉奶,講究的店主會將滾水蛋加豉油讓顧客用麵包蘸着吃。

周而復始,來來去去那幾味。一天,記憶中小學二年級,頂多三年級,開口要求茶餐廳店東:「我的蛋治不要普通煎蛋,我要荷包蛋!」店東回應:「仔你幾歲呀,咁多要求?半生熟荷包蛋三文治,一口咬落去,蛋黃流出來會弄髒你嘅手,甚至衣服噃。」我唔理,一定要吃流黃荷包蛋三文治!就這樣,滿意地付上四毫半子,享受我的流黃蛋治,更享受蛋黃流出沿小手滴下來的視覺效果。當時店子叫和記,店主兼廚師和叔,乃今天長龍店后華嫂的爸爸。

掌握好煎荷包蛋技巧,不單止三文治,應用到白飯加燒豬油、老抽、腐乳,混合而成之美味,簡直地老天荒!

白飯外,撈公仔麵,撈上海麵,撈炒飯,簡直百搭。多年過去,游走天涯無遠弗屆,有甚麼飯菜不合心意,給我兩隻雞蛋、一點油、火與平煎鑊,立即可以煎出一雙荷包蛋,有腐乳加腐乳,有XO醬加XO醬,總之不讓簡單一餐變得沒性格。

煎荷包蛋至難忘經歷,是當年在以色列歸還埃及前的西奈半島,自己半遠足半偶爾乘公車沿紅海南下,見遊牧民族在下午曬得冒煙的岩石上烤麵包,用小毛巾跟他們交換麵包與雞蛋,自己在岩石上烤成荷包蛋,弄成岩熱三文治,回憶永不磨損,地老天荒。(本欄逢周三至五刊登)

撰文: 鄧達智 遊山玩水See The World
欄名: I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