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升呢蛋蛋走天涯

發佈時間: 2016/06/30

雞蛋、鴨蛋甚至白鴿蛋、鵪鶉蛋……與我的關係都密切且悠長,尤其是雞蛋。農村出生長大,與各式家畜、家禽的關係非常密切。「月光光,照地堂,年三十晚,摘檳榔……阿媽叫我睇龍船,我唔睇,睇雞仔,雞仔大,攞去賣,賣得幾分錢……」就在這種愛心睇雞仔,雞仔大攞去賣的殘酷人生中成長。

一般黃色羽毛的雞仔都非常可愛,這邊幼稚園下課回家,就在曬穀的地堂與雞仔群一起玩耍。那邊雞乸咯咯聲響,表示剛剛生下了雞蛋;放下懷中雞仔,跑去雞竇伸手進稻草雞窩尋摸還溫熱的新下雞蛋,這上下蛋殼未遇空氣變硬,軟軟的。一些雞乸缺乏鈣質,那蛋會永遠地軟下去,不能發售,也不能孵化,不須請示祖母,自行決定撕開軟殼,吞下新鮮熱生雞蛋。

也有說謊時,明明正常、十分硬淨的雞蛋,為食饞嘴,即時敲開蛋殼吞下,然後胡亂作個藉口:看起來雙黃蛋孵化不了,或軟殼的,吃了算……甚至編故事,雞乸今天不聽話、沒下蛋,或乾脆說成被蛇吞了!

爸爸某年突發奇想,在村角小山丘上、楊侯古廟背後開設雞場,好幾千隻雞走動。重擔當然落在媽媽的肩上,不然還有誰?童稚的我們,除了幫忙餵糧,也拾雞蛋,偷吃一兩個少不免。

生雞蛋吃上癮,往後除非茶葉蛋、滷水蛋等熟透才吃的煮法,不然,我到今天只吃流心蛋。所有吃過的流心蛋,至高檔,當然是駕車從意大利出發到克羅地亞松露鄉、Istria半島Motovun的松露品牌酒店,早餐吃到白松露煎蛋,肯定是蛋蛋升呢版!

(本欄逢周三至五刊登)

撰文: 鄧達智 遊山玩水See The World
欄名: I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