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有用或無用

發佈時間: 2016/06/16

最近有一則小新聞:有小學家長們擔心子女功課壓力太大,學校從善如流,打算取消中文書法及英文copybook的功課,改為每年只用半小時,教學生認識中西書法。

我看到這裏,不禁發呆,書法真的那麼無用嗎?

這讓我想到台灣的馬英九總統卸任前一條瘋傳的短片,他在片中自嘲講錯話,並自我罰抄「鹿茸」的定義。他罰抄卻是用毛筆書寫,一手秀麗端正的字體,俊挺瀟灑,即使寫的是「還沒有骨化長滿了絨毛的幼角」這定義,也看得人心情開朗,可見他一直勤於練習,才寫得一手好書法。

你問「字靚有咩用?都唔計分!」這我沒法反駁。但我的經驗是,以往學的天文地理方程式,考試後一早遺忘;學生時代練習的書法、美術,卻一直受用至今,練成對美學的欣賞。

你又問「寫字醜唔做得總統咩?」這我也沒法反駁。但我的經驗是,練習寫字同時是情緒訓練,要嚴於律己,勤於練習,筆尖與心理同時鍛練。字體端正者,通常人格也端正。

現在覺得「有用」的課程,畢業後可能無用;覺得「無用」的東西,可能受用終生。放棄書法,有如關上一道通向「美」的大門,最後可能連電腦上的「標楷體」是甚麼也不懂,可惜之至矣。

(本欄逢周二、四刊登)

撰文: 張宏艷 資深傳媒人、資深港媽
欄名: 每日驚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