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第一條命

發佈時間: 2016/06/14

兩年前開始,香港變得很陌生,一連串政治事件,停不了的暴躁行為,讓我一直有種感覺,就是有人在等待第一滴血,甚至第一條命,然後叫慈悲的香港人失智倒戈。

看當日大家對金鐘催淚彈的反彈,和年初一旺角警員朝天鳴槍的興奮,愈來愈覺得反對派根本不在乎市民的性命,因為,他們根本就想見血、丟命,然後,這滴血這條命就是他們的悲情牌。香港人心太軟,只要有傷亡,就是另一場港版六四,對手永世不得翻身。於是,政治對壘的場面愈來愈火,出言也愈來愈毒。

沒想到反對派千算萬算,第一條命卻丟在另一邊廂。標準工時委員會資方代表劉展灝前日心臟病發病逝,之前他剛出席了一地區諮詢會,遭人掟假髮辱駡。

雖然兩者看似沒直接關連,但劉展灝當日剛從日本公幹返港,甫下機即赴大埔參加標準工時諮詢會,風塵僕僕不收分文為香港,卻落得受辱下場,身心受傷害,可想而知。當晚劉感到不適,曾到浸會醫院求醫,回家後一睡便不再起。

據委員會主席梁智鴻醫生憶述,他們為標準工時做了50場諮詢會,劉展灝只缺席了一次,即是說,去了49場,相同的辱駡可能已經歷了49次,有點常識都知道,心臟病好多時都是激出來的。

這條命如果是丟在反對派手上,早就大張旗鼓成為政治事件了,如今劉先生的家人厚道,沒對任何人責難半句、追究片言,事事青筋暴現、以羞辱他人為己任的反對派,是不是該借此第一條命深切反思:以後大家還要繼續這樣你死我亡嗎?

撰文: 屈穎妍 傳媒人、親子作家
欄名: 心筆在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