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零的價值

發佈時間: 2016/06/13

傳統數學告訴我們,「零」是無價值的,但近日美、歐、日央行的反傳統利率政策告訴我們,「零」息,或「零之下」,即「負」息,是價值無限。

故於2015年1月,在達沃斯經濟論壇晚宴上,宣布終極退休的金融大鱷索羅斯,也重出江湖,掘金來。

索羅斯重出江湖,可以是錢開眼,亦可能是迫於無奈。2015年初他宣布退休時,是想將其幾已淪為家族基金的索羅斯基金交與Scott Bessent管理,但Scott Bessent去年便自立門戶,2016年1月,改由Ted Burdick任索羅斯基金的首席投資官。

每人有每人的投資所長,Burdick精於處理不良債務、套戥及其他較技術性的投資作為,而索羅斯則是善於宏觀方向的投資。今時索羅斯要重出江湖可能是他認為Burdick執芝麻執得太少,應由他出來執西瓜。而這就是我們要重視索羅斯重出江湖的原因,一次金融市場殺戮將或出現,不然怎會有西瓜?索羅斯的西瓜田,即殺戮戰場何在?

殺戮戰場在美股

索羅斯曾在今年1月就直言不諱稱,因全球面臨通縮壓力,他做空了標普500指數。

5月份遞交給美國SEC的監管文件顯示,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持有SPDR標普500 ETF的看跌期權從去年第四季的100萬股翻倍至今年一季度的210萬股。索羅斯當時還表示,一季持有5.17萬股該類ETF,而去年四季僅持有8,100股。

《華爾街日報》日前引述未具名知情人士的消息報道,索羅斯對全球經濟前景心存擔憂,擔心巨大的市場變動可能即將到來。報道並指出,最近,索羅斯在辦公室花更多的時間指揮交易,與高管的聯絡也更為頻繁。

其實不止《華爾街日報》一家媒體,包括路透社、彭博、CNBC、Business Insider在內的多家知名媒體已經報道了索羅斯的「歸來」。

到此,亞洲區的投資者,可以鬆口氣,殺戮戰場是在標普,不是在亞洲本土,為甚麼今次大鱷要吃窩邊草(或蛋)?

2016年美國GDP增長預估每況愈下,但標普500指數卻不斷高。對於這種「反差」,Zerohedge就直言不諱地表示,對於在估值高位的水平,持續不斷湧入的美股買盤,是……(盲了?)

如看2016年美股盈利預期,真難明美股上漲的動力何在?

上個月,對冲基金大佬Stanley Druckenmiller(曾是索羅斯頭馬)在2016年Ira Sohn大會上警告稱,美股長牛正在力竭,在這篇演講中Druckenmiller向大家闡述了為何他如此看空美股並選擇買入黃金。圖三說明此點,好日子已完,息難再低,股難再升。

除了索羅斯外,另位投資大佬、億萬富翁卡爾伊坎(Carl Icahn)對全球經濟金融市場的前景預期,在今年一季度變得異常悲觀。截至一季度末,伊坎掌管投資基金Icahn Enterprises淨空頭頭寸達到創紀錄的149%,而在2015年末,該基金淨空頭頭寸僅為25%。今年2月,他在CNBC採訪中表示,美股清算的日子快要來了。

投資大鱷齊聯手

是甚麼使索羅斯,Druckenmiller、Icahn這些投資大鱷不約而同地各自(但又聯手)對美股沽空?一言括之,利率太低。上周三、四、五連續三天,西方金融傳媒的常用詞是Yield Collapse,債券收益率崩潰,即是息太低,以至低於零,見負利率。故股價受挫。

傳統看來,息低是利股升,何故今時零息、負息,卻見股挫?明天續。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