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偷得浮生歎海鮮

發佈時間: 2016/06/10

偶然提到一位酒行前輩,原來家裏賣海鮮幾十年了,可說是南丫島海鮮始祖,即興招約幾名好食之徒,前往打攪一頓。

吃海鮮一定要有相熟的魚檔和酒家,此所以有人喜歡去鯉魚門,卻不去西貢;喜歡去西貢的,又不喜歡去流浮山,大抵在某地有熟人,便吃得放心。講究的食家,事前必通知魚檔預留海鮮。

去南丫島吃海鮮,最好不要選假期前往,否則人太擠,失去閒情逸致。我們星期二中午前去,人不多,全家酒家就只有我們一席,有點到朋友家作客的感覺,相識二十年了,當然是很熟的朋友了。一切由朋友發辦。

海藻盛宴

那天很熱,但是坐在伸出海面幾十公尺,有蓋的私人碼頭上,正當遠山山峽處吹來清風,涼爽異常,暑氣全消,開瓶香檳,配蒲台島來的白焯蝦,朋友加入了新鮮海藻去焯,更覺清爽。有人唱起《阿信的故事》主題曲。海水清澈,沒有異味。

他說二至四月是南丫島盛產海藻的季節,過了端午節,就只能吃乾的或急凍的海藻了。

然後有一味蒸泥魚孟。他說這些泥魚孟吃海藻大,是本灣出品,並非渠口貨,入口果然鮮甜。眾人添食,加了一味椒鹽泥魚孟。朋友家的廚房椒鹽甚有特色,先前的椒鹽鮮魷已經先聲奪人。

趁季末吃海藻,來了一道炸海藻,看起來像海葡萄,很有日本天婦羅風味。明年要早一點來弄一次海藻宴,當然要在休漁期開始之前,那時有更多魚選擇。

朋友記得我非常懷念他的巧手肉圓,特地一早找來靚的霉香三牙䱛,半夜開始刴豬肉、切馬蹄,用幾種酒、幾種糖調味,造出非賣品炸肉圓。

他記性真好,記得我上次在他府上吃,已是六年前的事了。他又喜歡飲茶,藏了不少幾十年的普洱,吃完炸肉圓,飲杯陳年普洱,更覺神清氣爽:談起二十年來酒國風雲,人事變遷,都說應該多些偷得浮生吃海鮮,呼吸大自然的新鮮空氣。

香港有很多這樣令人盡去煩囂的地方,路程又不遠,只要避開假日的人潮就好。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劉致新 權威的紅酒評論家、著名品酒家及美食家、《酒經月刊》總編輯,喜歡飲食和學習古老飲食文化。
欄名: 醉飽高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