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再談美國非農數據

發佈時間: 2016/06/07

5月,美國非農新增職位只得3.8萬,遠、遠,遠低於市場預測的增16.2萬,這個大差距是不可以—噢!市場估錯了,就可以一句抹去;因為作預測的人,都不是泛泛之輩,使他們預測集體失誤,可能是因為有結構性突變,這將會是黑白芝麻天鵝了。

我們說黑天鵝,是因為我們預期有不可預期之事,故稱之為黑天鵝,但當我們連預期不可預期的事,也預期不來時,這就是我常稱的黑白芝麻天鵝。

預測未必能鑑古知今

預測,有個死穴,就是鑑古以知今。知未來,有時是有效的,例如測天氣、測股市的三興四旺五窮六絕七翻身,但有時鑑古是不可能知今、知未來,故雷曼爆破事件就無人測到,禽流感突爆,也沒人能早知。更可笑的是,在禽流感爆發後,英國的預測者以歐洲歷史上的鼠疫,流感的死亡數字迭加起來,最後出了個如禽流感傳到倫敦,倫敦可死上600萬人的驚嚇預測。結果?好似倫敦無人死於禽流感。

禽流感是雞瘟轉化過來的一個傳染病,在明崇禎年間,這個短命皇帝,在任內有紀錄的雞瘟(當然有致人死的)逾17次,而倫敦的預測者更不知的是,有明朝中醫吳有用,着有瘟疫病二卷,內便述及禽流感有九個症候,27種發展,每個發展階段用藥如何,都有詳述,如倫敦的預測者有看這章節,就不會得出會死600萬人的錯誤預測。

瘟病不表,回談5月非農,圖一是自2007年以來的每月非農職位增長數,今年5月(紅色)的確少得可憐,就算加回上Verizon電訊公司罷工的3.51萬人,5月非農職位增長也是7萬多人,還是極度偏低的,根據報告顯示,美國就業市場出現了一個全面的放緩,包括建築、製造業和礦業。工廠連續裁員,為過去4個月中的第三次,同時建築業公司裁員1.5萬人。私人服務企業同樣出現放緩,而另一方面,兼職人數在5月升至640萬人,高於前1個月的600萬人。

加息同樣拖垮美經濟

知名金融博客Zerohedge表示,失業率降至4.7%是因為又有66.4萬人的勞動力離去,不再被計算入失業率之內,目前不計算如勞動力之內的人口已經達到歷史高位9,470萬人。

而根據家庭支出的情況顯示,美國的總體平均就業率年率已經降至1.5%。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彭博新聞社》稱,報告同時顯示,就業疲軟的行業大都是受到海外市場放緩的拖累,要麼就是能源行業投資縮減,再要不就是服務業增速的放緩。這就意味着,如果美聯儲企圖用加息導致新興市場資金再度回流美國而導致那些市場的經濟疲軟,美國本身也「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奧巴馬的前經濟委會主席Auston Goolsbee謂這個5月非農新增職位慘淡,應是在預期中,因為隨着企業提升了生產力,勞工職位就會減少,這其實是在講,機械化多了,就不用請這麼多人,但他這個分析有個不解之處,企業要機械人化生產,是從一開始就不會請人,亦不會突然一下子少請了人,而是應慢慢減少請人。

反之Johns Hopkins的經濟學教授Wright則指出,美國勞工部對新增職位作的季節性調整是以過去兩年為準,但他認為應要以過去6年的數據來作調整始正確。以他的分析,5月非農其實出現縮職位四千!,至於失業率跌至4.7%,主要是有逾66萬名勞工脫離勞動力大軍。

筆者則一如昨文所提出一樣,美政府以為通過立法去拉升最低工資,就會讓美國勞工收入增加、消費增加,就可以拉升美國的消費經濟,假如這個方法行得通,還需要美儲局做甚麼,乾脆把美國工人的最低工資拉至每小時1萬元不就便了?

留意耶倫昨晚的講話

如果工人真短缺,企業有錢賺,老闆自然會依行情去付最高或最低工資,但如是一紙法律,企業應付不來,便會結業、裁員,那就絕非社會之福。

如筆者這個推測是合理的話,則在接下來的數個星期的新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應有所上升,是也不是,快知道。

低迷的非農3.8萬,會否改變美儲局加息路綫圖?

有「美聯儲通訊社」之稱的希森拉特表示,美國非農數據表現疲軟,使得美聯儲在6月加息變得不太可能,不過7月加息仍在日程中。

「債王」格羅斯表示,非農就業報告發布後着眼於美聯儲7月加息;報告不及預期足以造成衝擊,使美聯儲推遲6月加息;耶倫將繼續暗示今年加息1-2次;7月份加息的概率為50%或以上;美聯儲需要加息以維持信譽。

Cantor Fitzgerald利率負責人Brian Edmonds表示,非農數據沒有給美聯儲今夏加息亮綠燈;不過非農報告中的其他數據不是很慘淡,因此要看看耶倫昨晚說了點甚麼。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