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教育是要有拆炸彈的勇氣

發佈時間: 2016/06/06

最近,大學校園又出現批鬥風波,理大校董劉炳章先生因向校董會提出,要重新審視應用科學系講師鄭松泰的教席,引來學生反撲式批鬥,他們甚至發起聯署,要把劉炳章踢出校董會。

事緣身為理大講師的熱血公民成員鄭松泰,一直參與一些與教師行為不相符的活動,例如趕水貨客、踢篋、圍自由行、帶隊到戲院門口阻止觀眾看王晶電影……也發表很多恐怖言論,如評價旺角暴亂時說:「掟磚是香港民主運動一大步」、佔中時又叫年輕人「與港豬父母斷絕關係」。作為理大校董的劉炳章,為免學生受荼毒,提出對問題教師不續約建議,是負責任的表現,是對教育的一種擔當,沒想到學生竟恩將仇報,要聯署把劉炳章趕走。

我明白,年輕總是反叛的,爸媽叫你不要跟壞人來往,你只會覺得爸媽專制,看不到父母是為你好,待得明白時,通常已經撞了板,或者已為人父母時。

所以,我希望大家先拋開成見想一想:校董的職權是甚麼?對,管治學校是責任之一,如果看到大學內有問題教師,作為管治團隊都撒手不管,就是失職。情況如同發現石屎剝落不理會,結果大廈倒塌,傷的是誰?責任誰負?

發現有顆炸彈在校園禍害學子,管理層絕對責無旁貸需要去處理,理大校長唐偉章年薪冠絕八大院校,高達765萬元,竟連拆一顆校園炸彈的勇氣都沒有。

如果一句言論自由,教師就可以棄道德於不顧,那是一種很危險的教育。如果校長容許校園裏的激進教師坐大,不是開明,而是遺禍,今日逃得掉學生的批鬥,將來逃不掉社會的譴責。

撰文: 屈穎妍 傳媒人、親子作家
欄名: 心筆在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