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G7周末論匯

發佈時間: 2016/05/20

今年初,筆者謂今年是滙市年,因為貨幣戰爭啟動。半年不到,這個貨幣戰爭愈來愈明顯,不少國家已大叫自己貨幣被高估,言下之意是要「貶」值。在5月20至21日,在日本仙台舉辦的G7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應會談此。

事實上,今年3月的G7及G20國集團會上,已有傳言,與會諸國有「秘密」協議承諾不作競爭性貶值,這個傳言一直到5月13日,才由美國財長杰克盧(Jack Lew),不經意地證實了。

杰克盧在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的一次媒體早餐活動中稱,「我們告誡各國遵守對G7和20國集團(G20)的承諾,因如果其他國家開始走向競爭性貶值,將會導致連鎖反應。如果A國這樣做了,B國也會做,C國也會做,很快地就要相互爭奪,以期在全球日益變小的大餅中分得一杯羮。」

美國出口術 嚴控各國貨幣貶值

在被問及料將成為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普朗最近所稱,強勢美元是美國經濟的一個問題時,杰克盧含糊稱美元強勢是美國經濟增長增強的結果。

他進一步稱,日本太過依賴貨幣政策,應當更加注重提振內需,採取結構性改革,以提高經濟的效率。他還表示,4月G20會議以來,他對日本滙率政策的觀點沒有改變,當時他對日本財長稱,雖然日圓升值,但市場是有序的,敦促他們遵守對G20的滙率承諾。

關於中國方面,杰克盧稱將繼續敦促中國去除過剩工業產能,這個問題令全球市場扭曲。

在4月,當環球投資者均預期日本會進一步寬鬆時,日央行竟然按兵不動,可能原因,就是受到這個G7/G20秘密協議的約束,不敢亂來。在5月初,美國更直接地點名會關注中國、台灣、南韓和日本競爭性貶值的可能性。但美國這關注有沒有效果?不可以說沒有,但有時形勢比人強,你關注甚麼也無用。

另邊廂瑞士央行(SNB)行長喬丹(Thomas Jordan)於4月17日表示,央行有防止已經「嚴重高估」的瑞士法郎進一步走高的手段。

喬丹在當日接受彭博電視採訪時稱,「如有必要,我們樂於進行市場干預,如果合乎情理,我們可以使用我們的收支平衡表。」他同時表示,「瑞士央行在存款利率上已經走了相當遠,但如今仍有繼續走下去的餘地。」

瑞郎一向是危機時投資者用以規避風險的避險資產。瑞士央行眼下依賴雙支柱戰略來遏制瑞郎的升值,一是承諾必要時干預市場,二是在超過一年的時間裏瑞士已將利率維持在負值水平。

儘管今年以來瑞郎兌美元已經回落0.4%至1.09229,但仍遠高於1.20的門檻水平。從2011年一直到去年初,央行一直在捍衞這一水平。

瑞士正式地表示:我要貶,美國能奈之何?

環球市場弱 新興國貨幣被低估

對環球三大經濟體(美歐中)言,在世界市場日漸萎縮之時,滙率就會成為他們間的困獸鬥,目的只一個誰能「貶」得其所,又不惹得他人怨其國出血,就有最大利益。

《中國證券報》報道法國興業銀行今年5月的研報:基本均衡滙率(FEERS)是各國貨幣公允價值最權威的測度標準,該滙率目前警示投資者各幣種的滙率可能需要調整。

法興認為,在基本均衡滙率的基礎上,美元被高估約10%,但歐元和人民幣均處於公允價值水平。瑞士法郎被低估約11%,新西蘭元被低估6%,瑞典克朗被低估7%,英鎊則被低估4%。除美元外,唯一被高估的G10貨幣即為日圓,雖然日圓相對於美元估價公正,但總體卻被高估10%。在新興市場中,土耳其里拉和巴西雷亞爾目前均被高估,且分別被高估8%和10%。此外俄羅斯盧布的幣值被低估7%,南非蘭特貨幣則被低估4%。

此外考慮到實際有效滙率的趨勢以及利率相對低估的程度,法興銀行得出三個更具體的結論。第一,日圓相對於瑞士法郎以及瑞典克朗尤為昂貴。第二,做多加元兌日圓以及歐元兌日圓是比較有吸引力的交易。第三,盧布仍然是極為廉價的新興市場貨幣,且遠甚於南非蘭特和巴西雷亞爾。即使國際原油價格繼續保持在當前水平,俄羅斯盧布也是被低估的。更不用考慮油價還有可能上升,盧布滙率將更是被低估的。

對於這些學術派所謂的公允值,筆者認為多數是得啖笑,美元被高估10%,但歐元和人民幣就處於公允值,即是謂美元如要回至公允值,也不是對歐元和人民幣貶,而是要對最被低估的俄羅斯盧布等幣去貶,即是同額的俄羅斯盧布,可換到更多的美元,普京一定想,嘩,盧布可購買多10%、20%美元,怎不想,但美國人民會樂意兌盧布嗎?美國人肯定不想,因為他們認為盧布不值,也就是其價不公允。公允也者,一如人人都知多吃朱古力會肥,但不少人仍照食而不怕肥,應該的和會做的,是睬你都傻。

對國際炒家如索羅斯等言,人民幣肯定不是處公允值,而是被嚴重高估,不然他們也不會群起去沽人仔,對於這幫炒家言,(如果不是作為政治上的職業打手的話)他們會沽被「高估」的,揸被「低估」的,去年十二月至今年一月,他們群起沽人仔,是他們估人仔在公允值?當然不。

人幣遭高估 波動過大不利經濟

據德意志銀行的最新滙市模型顯示,人民幣當前正名列最被高估貨幣的「探花」之位。而比其更為被高估的兩個幣種,則是同樣深受中國經濟影響的澳元和港元。

滙豐控股外滙策略師Paul Mackel等人周二在報告中也稱,人民幣從BIS實際有效滙率看仍高估約8%。考慮到中國的經濟體量,人民幣向下調整的壓力必須由所有主要貨幣共同分擔,雖然承擔的時間可能各有不同。

滙豐報告顯示,當美元疲軟時,人民幣兌日圓和兌歐元基本上是貶值的;在美元兌其他主要貨幣企穩或有一定反彈的情況下,美元對人民幣應該存在一些上行壓力G3貨幣走勢與中國央行關係很大,中國央行最近一直在管理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表現。

不過中國人民銀行(PBOC)副行長易綱於4月14日在華盛頓G20會議期中稱,中國央行不會歡迎人民幣滙率「嚴重」高估,他並表示對中國經濟今年增長6.5-7.0%有信心。

易綱表示,當前人民幣基本上在均衡區間,美元在人民幣滙率籃子中仍然佔有非常大的權重。人民幣滙率基於市場供應和需求,市場力量是推動人民幣滙率的主要因素,但波動過大或者過沖對中國和世界都不利。

同時,易綱指出,中國經濟前景也面臨着挑戰,而其中的重要風險就是有可能無法成功實施結構性改革。這些改革旨在解決就業市場僵化和產權太弱等根深蒂固的問題。

易綱講的這個挑戰,是不可小覷的,對人民幣的未來,一些外資行有很悲觀的看法,稍後談。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