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近水樓台還是鏡花水月

發佈時間: 2016/05/20

張德江委員長訪港談到「一路一帶」時,提到香港「近水樓台先得月」,這當然有其道理。香港在海上絲綢之路上佔有極為有利的地理位置,不少制度也算良好,專業、學界與商界人才輩出,但過去一、兩年,一些人參加過大規模違法活動卻未被懲處,我對香港的法治已失去不少信心。

港人若然開動腦筋,思考在「一路一帶」中可找尋甚麼商機,的確有可能如前特首曾蔭權從前所言:「想窮都幾難」。不過,眾所周知,近六、七年來,某些港人忙於內耗,目光只向內視,「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港人是否仍有發展一路一帶所需的知識與見識,難免使人懷疑,搞得不好,我們縱然有很好的機會也可能落得個鏡花水月一場空而已。

內地科技發展迅速 港被拋離

幾年間的內耗,確容易使我們連鄰近地區的變化也看不到。早前看到報道,二零一四年深圳南山區的人均GDP是四點九萬美元,後來一查,發現二零一五年南山的人均GDP估計已升至五點三萬美元,比香港的四點二萬美元高出甚多。我常到的書城所在處福田區也有三點九萬美元,比香港不遑多讓。南山區是高科技工業的集中地,有騰訊、TCL、華為等等多所世界級的大企業,人口也有一百一十萬人,它的人均GDP超過香港,是讓知道深圳過去如何落後的人大吃一驚的,它理應成為我們的警號:香港會否落後於愈來愈多的內地城市?

會否南山只是一個特殊的例外,又或中國的所謂高科技只是對別人科技的抄襲或複製,根本不成氣候?有這種看法的人恐怕是與現實嚴重脫節,跟不上形勢的變化了。中國人的確善於抄襲、複製,此技能境界之高,可能天下無雙,但並不等於缺乏創新能力。

上周讀到一篇美國矽谷著名的企業家盧丁(Cyziac Roeding)在訪問了多位中國創新科技企業家後所寫的文章,他以內行人的角度觀察與分析中國的創新科技企業,並得出結論認為全球惟有北京才是矽谷的真正競爭對手。他驚訝於中國企業家行動之快,新科技在市場中的滲透又快又廣,舉世無雙,中國因為市場規模大,潛在的消費者比美國總人口還要大得多,若有好的新意念,就算被別人複製,也能佔據一定的市場賺到不少錢,這便提供了強力的激勵,使真正的創新科技能不斷湧現。盧丁甚至認為,在北京他所感受到的企業精神,比在矽谷的還更實在,矽谷與北京互相可學習的地方很多,深圳也有北京的實力。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中國的創新科技與企業精神已結合,並在市場中紮根,將來可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棟樑。現時房價最貴的地段,一是金融中心,二是高科技中心,香港與深圳相連,一處是金融中心,另一處是高科技創新中心,樓價高企有其持續性。

閉關自守無助經濟 港難脫困

香港有些人常希望中國跌入「中等收入陷阱」不能自拔,因而經濟停滯甚至崩潰,政府順便倒台。中國的確要面對各種經濟轉型的困難,我在友報中也多有分析,但若說中國會受困於「中等收入陷阱」,恐怕錯誤的機會極大。「中等收入陷阱」這一概念,主要根據拉丁美洲某些國家的經驗,認定人均GDP一萬元左右的關口不易超越,但中國去年人均GDP已達八千美元,百分之五十五的人口住在城市,而城市人口人均GDP早已超過一萬美元,全國也有八個省人均GDP超過一萬美元,再加上深圳、上海、廣州、北京等地早已遠超一萬美元的人均GDP,以中國今天增長動力之強,全國平均超過一萬美元,只是一步之遙,我們幾年後便會看到,而超過一萬美元後,中國便正式可被世界銀行列入高收入國家之列。

香港經濟增長率已經愈跌愈低,若要擺脫此困境,救命草之一是在「一路一帶」中找尋商機,與深圳的高新科技結合起來也大有禆益。再目光短淺,心靈封閉,香港的經濟地位遲早會不保,它的既有優勢也會發揮不出作用。

(本欄逢周五刊登)

撰文: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主任、經濟學家
欄名: 雷鳴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