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AGAx舒文 互逼的親密關係

發佈時間: 2016/05/20

監製角色不能盡錄,不只是頒獎禮台下負責拍手的幕後功臣。回到日常他們是多功能技術人員--心理輔導員、音樂品質監控員,歌手密友或一個忙碌的嗌外賣專員。而歌手AGA與監製舒文,就以互逼的親密關係,無分你我聯手製造了一張好勁的唱片--《Ginadoll》。

AGA與舒文是一個互逼的親密關係。「我未Quit空姐已認識舒文。最初是我逼他(聽我的歌),飛完隔兩日就Send新Demo要他Comment,狂問得唔得!」由唔得到成為Singer-Song Writer,輪到舒文逼她:「樂壇已經唔容許歌手慢慢去develop,尤其她是創作歌手,靠自己耕作,對她特別Tough。」

A:AGA 舒:舒文

問:第一次錄音就遇上舒文?

A:錄《問好》,好多技巧都未掌握到。

舒:唱《容易受傷的女人》好易,王菲話咗畀你知點唱。入錄音室難在望住一堆字,聽住個陌生的Melody。

問:舒文好識令歌手Relax?

舒:見唔到我咪Relax,好多人驚我,AGA唔算。她做空姐(遺言)紙都派過--先生小姐有乜嘢想寫畀你至親至愛睇?空中服務員Training令她太Calm,唱歌情感要爆發出來。

A:錄音要完全赤裸。

舒:釋放一些過去,可能是一場失戀,或者童年的事。上次同師兄錄《髒話阿七》,我叫佢講下幼稚園啲嘢,講到小學三年級Feel到喎,立即埋位唱。

碰觸歌手的內心

A:咪要傾好多偈?

舒:做藝術要畀人掂你內心,有啲歌手死都唔肯講,咪唱得唔好囉。

A:《問好》講一個女仔在走廊撞到前度,兩個人都拖住另一個。我覺得冇乜特別,唯一反應是尷尬。舒文給我一個Task--由出門開始記低你要去邊、點解要去,又點解撞返佢?再唱首歌,感情到位得多。

舒:每個人都裝住好多情感,監製要不擇手段抽出嚟。

A:有時錄到一個位,大家都好Into首歌冧晒,舒文叻在仍然做到Adjustment,話畀你聽點唱可以再Upgrade。

原文節錄自《U Magazine》

編輯:林梓添

設計:鄧俊明、梁政敏

欄名: 人物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