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又見炎櫻

發佈時間: 2016/05/19

香港看到四時不同的花朵頗多,只恨我們從來未去有系統地好好分區種植。從前沒有,今日做得也沒夠好!如果跟日本、新加坡甚至內地不少城市與地區比較,香港在綠化、栽花方面着實落後得非常多。

塌樹殺人是悲劇,管樹的部門因此神經兮兮,沒系統,沒尊重樹的生命、人與樹的關係,殺樹何止千百棵?

至愛三種花:迎春桃花--為迎農曆年,新界過去處處桃花園,結花纍纍,好個花開富貴。如今地貴,也難找本地花農,片片桃花園景象愈去愈遠。

盛夏荷花--曾經周圍蓮藕田的元朗,時值盛夏,處處荷花。今天魚塘、荷塘幾乎在特區絕迹,甚麼荷塘月色與舊時風景,已成絕響。

唯一留下初夏鳳凰木,仍然處處如火鳳凰燒遍,紅橙花朵裘裘,臨風招展,好不震撼。這陣子騎單車四處賞花,為花拍照,心曠神怡。

每年這個時候,必然想起張愛玲唸香港大學期間,皮膚白皙自比櫻花。她又為好友兼同學,也是來自上海的中國、波斯混血女孩Fatima取名「炎櫻」,以誌對方皮膚略黑,笑容可掬,性情隨和熱烈。張愛玲當年住香港,每年初夏,也被遍野震撼開花的鳳凰木的燦爛迷倒,尤其淺水灣一圈。

花季到了,想起炎櫻。聽說住在紐約的Fatima仍健在。不過原產南美洲的驕人花樹,未必能適應北美長冬,難種啦!

(本欄逢周三至五刊登)

撰文: 鄧達智 遊山玩水See The World
欄名: I S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