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音樂人陳詠謙 跌倒 起身 再上路

發佈時間: 2016/05/18

提起陳詠謙這名字,大家會聯想起他創作的一首又一首歌詞:關於香港人情的《同舟之情》、絕望中帶着盼望的《高山低谷》,又或是感情掙扎的《矛盾一生》等,觸動不同人的心靈。能寫又能唱,填詞之餘嘗試當個人歌手,本應難不到他,卻令他跌落事業谷底。

自2005年發表第一首歌詞,陳詠謙先後獲得Swing的Jerald和Eric Kwok賞識,為不少歌手創作了風格多元的歌詞。在2010年,更被黃偉文邀請加入填詞人聯盟,自此成為數一數二的本地填詞人。

去年五月,陳詠謙發表了他的第一首獨唱歌曲,重唱為吳雨霏填詞的《告白》。「這首歌寫出了很多人埋藏在心底裏的秘密,我很少寫了一首歌,派台後,很多同行和歌手朋友發信息給我表示喜歡的。」

怕被評頭品足

然後,他在去年七月舉行個人演唱會,向來充滿自信的陳詠謙突然坦白說:「去年我很憎唱歌!小時候表演慾很強,很享受在台上表演。以前無人認識我,怕甚麼?但是,現在大家也知道我是誰,我很怕被評頭品足:『嘩!你又出來呃飯食!你唱得這樣差,唔好唱啦!你返去填詞算吧!』」

到了他為第二首派台歌,重唱為周柏豪填詞的《寫妳太難》時,這種壓力終於爆發。「錄音的時候遇到很多挫折,愈唱得不好便愈不想唱,怕出醜!再加上那段時間失聲,一唱歌便走音。有一次整個華納上北京作現場表演,我出醜到很憎自己。我本來好好的在一個safety zone內填詞,up and coming,個個都錫我,幹麼走出來獻醜呢!」

這段低潮期持續了三個月,就連歌詞創作也大受影響。「頹廢到所有東西都不做,不夠膽,不想輸,不敢試。長期處於一個恐懼、自我踐踏的狀態。」於是,唱片公司期望他藉健身分散注意力,順便減肥。「因為我很久沒運動了,很痛苦!我對阿Sir講:『我無可能做得到!』他說:『別管那麼多,做!』我拼命做,很辛苦,最後真的做到,令我累積了一些成功感和自信心。再加上我填詞的《矛盾一生》反應好,令我再次站起來。」

遇障礙別放棄

再次站起來,陳詠謙要面對是否繼續當歌手的問題。「我要對得住當初介紹我入唱片公司的朋友、簽我的唱片公司老闆,我的放棄等如他們看錯了我。還有,我要對得住自己,對自己作出的決定負責任。現在遇上的障礙,可能是能力上、心理上或是身體上,我不應該放棄,而是怎樣克服它。」

訪問那天,陳詠謙為派台歌《脂肪葡萄》到電視台錄影。「上年為這節目錄影,我出盡洋相。昨晚臨睡前,其實很害怕!今早九點起床,唱了二十多次。」終於,陳詠謙在哪裏跌倒,在哪裏再次站起來,在電視機前令大家看到一次充滿自信的演出。

師傅黃偉文的提醒

陳詠謙在困境之中,給師傅黃偉文(Wyman)發了一個短訊:「我說:『不想填詞了!我覺得很攰啊!』」為師的跟他說:「如果你扭計不想填詞,你跟自己說:你今日得到的,全部都是填詞帶給你。你就是多麼不想寫,都要咬緊牙關寫下去!」多得黃偉文給徒弟的當頭棒喝,我們再次聽到陳詠謙創作的歌詞。

撰文:張靛瞳

攝影:Lego

編輯:陳禮恒

設計:梁政敏

欄名: 人物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