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日本的柳永

發佈時間: 2016/05/16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在日本山形酒田市的相馬樓,我和陶傑穿梭於長迴廊嬌艷欲滴的朱紅色地氈,一樓中庭是一個綠意盎然的日式花園。最讓人大開眼界的是竹久夢二美術館,竹久夢二是大正年間最著名的「美人畫」(即是中國之仕女畫)畫家,這裏有他的攝影作品和美人畫。

我封他為日本柳永,同樣留戀青樓,很多有名的昭和與大正舞孃,都在他的相片和筆下得到赤裸裸的永恒。受到歐洲18世紀浪漫主義風潮的影響,百年前日本民風已經甚為西化開放。

中國的柳永風流一生,死後每年的清明節,歌女們相約到其墳地拜祭,並相沿成習,稱之為「吊柳會」,乃北宋一大風流韻事。雖說柳郎中詞,只合十七八女郎,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卻有金國海陵王完顏亮讀罷柳永《望海潮》後心動,隔年率60萬大軍南下攻宋。

日本和宋朝的關係不止於此,當時日本「舉國茹素」來哀悼大宋的滅亡,清末日本儒學世家內藤虎次郎將宋朝滅亡視為古典中國的結束,提出「崖山之後,已無中國」的史觀。如今最多唐代建築保存在奈良,最多宋代建築在京都,這是後話了。

(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項明生 智傲集團CEO, 旅遊作家
欄名: 明日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