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認清客觀事實 重塑香港

發佈時間: 2016/05/09

本周五政府將公布第一季經濟增長,數字可能引證我們的預測,香港已於第一季步入衰退。縱使上周已過立夏,但打工仔對着撲面而來的結業裁員潮,很可能仍會感到陣陣寒意。當心態鐘擺隨經濟由「工等人做」、年年有薪加的「極盛」黃金六年,隨時開始轉入「極衰」時代,先撇開家庭要面對的財政困境不談,在開始細心反思、審時度勢(put our thinking caps on),謀求新出路之前,我們更應先停下來欣賞港人的靈活變通。

筆者的意思是:港人好景時可以和牛配紅酒,但大多數都是私下慶祝,並不會過火或過分「loud」;不過,隨着今年「錢途」剛轉了彎,就連年年例爆的母親節晚餐訂座率也只剩下65%。說好聽的,我們可以讚媽咪們「彈性」極強,能屈能伸。但說穿了,我們這幾年沒有把握百年一遇的發展機遇,連累到今天本應有的和牛餐變成漢堡包餐,見到媽咪的強顏歡笑,做子女的也應有愧。

大部分港人不認同暴力

借用林鄭司長在推動「欣賞香港」運動時的解釋,正如你欣賞、感激一個人,你必定已明白、了解這人;那麼我們口說「愛港」、「愛本土」,希望普羅大眾的日子過得更好的話,也應善用香港眼前這盛衰關鍵的轉捩點,先把激情放在一旁,冷靜、客觀地了解香港為何轉衰的原因,並對我們的核心價值和優勢,作出深層次反思,繼而攜手同心,大步向前,發展香港,為社會增值。

過去兩年,我城經歷了佔領行動、趕客示威、農曆新年的旺角動亂,但事實上2015年香港的犯罪率卻創出36年來的最低。這除了表示香港治安依舊完善之外,也正正反映港人在激情過後,能知恥近乎勇,而更想珍惜、守護我城的守法精神;也充分證明了絕大部分港人根本不是凡事暴力、口號化,習慣以一竹篙打一船人的不文明人。

既然我們重視治安,就更要守護香港「安全城市」的招牌,絕不能再做出「港人毀港」的自殘行為,重拾「好客之道」,吸引遊客來港。筆者相信,港人汲取了近兩年大小事情的教訓,明瞭到少數人的趕客暴行絕非代表我們的想法,所以很多市民也覺得心裏有愧,亦聽到朋友自覺地對旅客更友善,主動協助來賓的例子。能逆經濟轉差而日益增多,從心裏發出的善意,也是細味、欣賞香港的一個小寫照。

內地遊客成為代罪羔羊

一個地方的衰落,可以從多方面體察得到。但一般而言都有兩個通病(common factors)︰一曰「賴人」,總是認為「我們的禍是他人的錯」;二曰掩耳盜鈴,明白了問題卻不嘗試根治,反而找容易的治標辦法(Find easy fixes)。

例如,香港的人口老化問題迫在眉睫。而興建醫院、老人院又和政治扯不上關係,再者人人都有父母,何以我們的官員、議員甚至市民對此都沒有共識,大力爭取為將倍增的長者人數做好準備?

又例如,面對旅遊業寒冬,有人提出內地旅客減少不是問題,香港應吸引其他外國遊客訪港。但明明⑴內地正坐享全球獨有的結構性增長,中產人數急增勢必長遠帶動外遊需求;⑵內地遊客消費額倍數高於其他地區遊客,增值最高。要靠消費少的外國遊客推動本港旅遊業,實是緣木求魚;⑶數字上,內地遊客的犯罪率比本土港人和其地遊客都要低。在這背景下,還執意力拒內地客,實在是毫無理據可言。

若要重塑本港「旅客之都」的美譽,就要認清客觀事實,澄清謬誤。有說近年港人總樓價高企是內地人買貴港樓之錯,所以對大嶼山及新界東北等發展冠以「內地人後花園」之名,但明明內地的人均居住面積遠比香港人大,「後花園」之說不攻自破。何況,有報道指多了5,000名俄國人留港定居;而在港的法國人數字亦由回歸時的4,000人增至超過12,000人。若以每兩人一個單位計算,還未計另外各西方大國,單是這17,000名外國人可能已經住了8,500個單位,何以卻不見港人說「鬼佬」也有份買貴、租貴香港房屋?

港人同樣引致交通擠迫

以西鐵為例,雖然港鐵已增加一卡車廂,但載客量仍超過100%,依然十分擠迫,所以有人認為旅客及水貨客太多,是交通工具擠迫的元兇。先不說水貨客當中至少超過一半是本土香港人而非內地人;再者,其實當人人使用智能電話及閱讀免費報紙時,本來一平方米列車空間可以容納6人,都變成只可容納4人。以每日有510萬人次乘搭港鐵計算,便等於多了145萬乘客或4倍自由行旅客的數目。加上港人都「貪方便」,不願意走到月台前後、較遠但人較少的車廂,變相令車廂更擠迫。

另外,我們希望長者能健康樂頤年(Active ageing),因此政府推出了「2元長者乘車優惠」,平均每日吸引67萬人次使用,等於每日來港的30萬自由行旅客的2倍,因此旅客絕非令香港擠迫的元兇。

同樣,台灣人、新加坡人、馬來西亞及泰國華僑等多數說國語,相信不少港人會先入為主,誤把他們當作內地人,更可能把不滿情緒發洩在他們身上。但本來旅客來港買珠寶、手錶、手袋、藥物、化粧品是正常不過的守法行為,又能振興經濟,創造就業,但我們卻「好人當賊辦」(Criminalise tourists),把旅客標籤為罪人。

這趕客情緒源於傳媒放大個別旅客的行為。若大家撫心自問,灣仔及蘭桂坊不時有人醉酒鬧事,近日甚至有娛樂圈的星級形象顧問在公眾地方小便。若大家對內地小孩小便感到義憤填膺的話,你又會因上述事件火冒三丈嗎?還是持雙重標準,其實心中有把寬鬆的「洋尺」及狹窄的「中尺」?

其實,正本清源的方法,固然是「造大個餅」,增加香港接待旅客的容量;除了可以解決商場擠迫等的問題,還可以帶來額外的經濟資源,支援我們的老弱傷殘。但政客們卻選擇做容易的事,用上諸如趕客、踢篋,甚至提出港獨等所謂方法。

以務實的態度應對危機

再講,當年港人「暴發」外遊時,又有否做出不雅的行為舉止又大聲說話呢?既然這是每個社會的必經階段,內地旅客的行為始終會遂步改善、進步,我們又何需太在意(overreact),事事歧視內地人呢?更何況連一向待華並不友善的日本,也打算讓中國人免簽證入境。同樣,即使中國曾經介入兩韓戰爭,但南韓都打算於黃海興建由中資主導,設有旅遊設施的「中國城」。曾在沙場血戰,真的拼個你死我活的中日、中韓都能化敵為友,但相反與中國同坐一條船的港人卻執意把內地人妖魔化,趕客走,是否十分諷刺,令人慚愧呢?

剛踏入夏季,英超聯的盟主便已誕生。當球迷們熱談李斯特城神話時,其實同樣的故事—在倒下來時作深刻反省,繼而積極重組、做好做大的絕處逢生故事在香港174年歷史不知發生了多次。箇中原因正是我們都流着靈活務實、有錯即改、盡善盡美、追求公義和社會良心的血。

所以,眼前的衰退正好讓港人黑白分明地了解到,我們的問題是自己的事,不能推搪給任何人。既然如此,今天是時候勇敢誠實地承認問題、擔當責任(put our big boy pants on),認真果斷地解決問題,用深層次的反思為深層次矛盾找出答案;以客觀分析取代捨激動煽情的口號,以將心比己的良知代替極端暴力和憤怒,以務實積極的態度來實踐真正利民的公共政策。

了解客觀數字是全觀(Holistic)認清事實的第一步,因此筆者深信假若我們能冷靜地審視香港的話,就能打破迷思,境隨心轉,重建中港的良性互動及緊密關係,同時吸引世界各地的客人來港,使我城的各行各業踏上復甦之路,讓香港能像鳳凰般浴火重生,再創輝煌。

撰文: 林奮強 HKGolden50 香港黃金五十 創辦人
欄名: 盛衰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