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Sell in May?

發佈時間: 2016/05/03

投資市場有謂:Sell in May and Go Away。即沽完Zoom,因為周期上有:三興四旺五窮六絕七翻身。但有分析謂,今年Sell in May,或不適用。沽還是買?

Paul Hickey,一間投資數據分析公司Bespoke的協同創辦人謂,去年美股只是靠幾隻重磅股支撑,基礎不穩,但今年支撑美股的,不再是幾隻重磅股,而是整個市底均升,故可以Hold in May,而非Sell in May。

不過,據Bespoke的分析,5月是個傳統「弱雞」月份,在過去20年中,道指在5月要升,也只升約5%,但有一半的時間,5月是跌市月。

然而Paul Hickey認為今年5月會不同是因為,他見到不少人對今時升市有顧慮,資金驚入市,據反走勢理論,市愈驚,便是愈安全。

S&P Global Markets Intelligence則認為今年是美總統選舉年,歷史數據顯示,在美總統第二次任期最後一年(即選舉年),在5月至10月,標普500的表現,一般是最差的(見附表)。

各有各理,你Sell不Sell?

對筆者言,是不Sell,因為已在前周Sell了,今時是等Buy in May(其實是由5月至9月),前提是大市要先挫,大市可以有歷史性的傳統走勢,但亦可以有今年自身的特殊因素,「歷史」與「當下」,兩者如南轅北轍,相互抵銷,如相向而行,可以疊加擴大。

「當下」是有幾個大變數,其中一個是日圓。

筆者一再指出,投資者要認識日圓與世界投資環境的正確關係。日圓常被稱為避險貨幣,潛台詞是日圓是安全的避風港,事實不然。當日圓升,投資環境必定是腥風血雨,險之至,只有當日圓跌,投資環境定必風和日麗,安全兼有錢搵。日圓升是Risk On,日圓跌是Risk Off。近日美元兌日圓由118升至106,日經指數便跌完600又600,仲話避險!?有日圓先生之稱的前日本央行行長榊原英資在數周前已估,美元兌日圓會跌向105,然後就會快速跌向100。昨日106已見,會否見105、100?那時日經要跌幾多?

上周五,恒指已受這個日圓街坊所累跌了300多點,其時美元兌日圓還在108至107間,今日如美元兌日圓見105,你想Sell in May,怕都悲。

日圓是股匯走勢的最大變數

為甚麼日圓會累街坊,我稱之為「天收」,但受害的旁人則「無收」。由1989年起,日本政府、央行和企業界,不肯捱世界變,產企應要變,應作結構性改革的痛苦,而只靠在美國的庇蔭下,大印日圓過活。中國古語:「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通街都是日圓時,就會:「民不愛日圓,奈何以低息、無息誘之」。附圖是自2013年以來,儘管日央行狂印日圓,但日圓的貨幣乘數效應,都直綫下滑。貨幣乘數一般在8%以上叫正常,貨幣貨如輪轉,反映經濟有生機,低於8%,即是貨幣變溪錢,搵鬼要。不過今時日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就行負利率,想逼日銀行將錢貸出,以刺激經濟。對企業言,有定單就要資金,無定單要資金來做咩?銀行如將錢硬貸予無定單的企業,最終定成呆壞帳,累到銀行自己怎好?

4月28日,日央行出乎市場預料,不大手筆寬鬆,就是知道再撒溪錢也無用,日央行講得明白,不會用直升機撒錢,但當日圓的貨幣乘數日日下滑時,日央行可以怎做?仍按兵(息)不動?當然不會。

據彭博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經濟顧問本田悅朗(Etsuro Honda)4月26日在通過電話接受採訪時稱,如果央行想要未雨綢繆,那麼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他個人的看法是,日本央行本周可以行動起來了,如果央行在4月28日的確採取了行動,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進一步的刺激措施可能包括擴大購買債券和ETF購買,同時維持負利率政策不變。

4月27日本田悅朗在接受《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採訪時表示,日本央行可能傾向在6月份的會議前按兵不動,除非經濟在此之前大幅惡化。他稱,在央行採取進一步措施的同時,應該配合以財政舉措並推遲上調消費稅。他還指出,如果有必要在6月會議前採取行動,日本央行可能在5月召開臨時會議。

本田悅朗在26日至27日間言詞的轉變,反映出日政府和央行已有默契、合作,在6月有動作。

高盛外匯策略小組發布報告稱,美元兌日圓短期內將繼續走高,一年期目標堅定看多至130。

為何高盛敢預期美元日圓還要再漲2000點?主要原因是,儘管市場認為是日本政府已經彈盡糧絕,但日本政府不可能放棄刺激通脹,因為那樣日本經濟將徹底崩潰。因此,未來很有可能出現財政措施配合貨幣措施協同來刺激經濟,這將導致日圓貶值。

無獨有偶,據知情人士上月25日透露,隨着日本面臨的挑戰不斷增多,愈來愈多的日本央行官員認為,目前已經到了需要日本政府採取更多措施促進經濟增長的時候了。

傳3月的G20會中,各國達成秘密協議,不許各國將自己貨幣主動貶值,中國立即做了,故月來人仔是升值的,人仔兌美元已升至2015年8月11日以來的最高位(但兌一籃子貨幣則微貶,詳細運作今不談)。如果日央行在4月28日單貶日圓,就是違反這個協議。故日本有必要在5月26、27日在日本舉行的G7會議上,跟美國摸摸底,作個安排,才可以有大行動,這就是本田悅朗於4月27日「變節」,並預期:「如果有必要在6月會議前採取行動」的原因。據這個G7議程日算,行動日可以在5月27日之後。

會有甚麼行動?這就要看想達到甚麼目標。目標很簡單,要弱日圓,刺激出口,才可救活日本經濟。日本始終握有第二多的美國債券,日本經濟沉淪,要被迫沽出美債,你是白宮,你會容許日圓貶,還是日本沽美債?

怎樣才可使日圓貶,要貶至多少?

對日本銀行界行0.1%的負利率,顯然不見效,跟着來的是擴大這個負利率至1%?3%?5%?有分析,要到負息3%或以上,才可以迫銀行積極去找人借。

但如果這仍不奏效,就要向存戶行負利息,迫使日本民眾消費,話之你去買廁所板還是廁紙,總之要花錢。不過窮佬有咩錢好花?如果借了、花了、還不了,銀行又會肯借嗎?結果只有最後一招,借錢不單不收息,並送叉燒飯。借錢有錢賺,是天方夜譚?

據了解日本央行相關討論的知情人士4月22日稱,日本央行官員據稱在考慮以負利率向銀行貸款,而央行的刺激銀行信貸工具(SBLF,目前以零利率向銀行提供貸款)將是最有可能的選項。

日本央行六月或出手

假如日央行真是向銀行提供負利率貸款,你道日本的銀行會否向公眾負利率貸款?這個安排定較零利率吸引人去借貸,不過又是借來去投機。設貸款的負利率達1%,借來去買仍有1.7%的10年期美國國債,便有2.7%的收益,要對沖日圓波動,仍要2.5%的費用,仍有0.2%無風險回報。如果人人都借來去買1.7%的10年美債,則美國政府會大悅。如果人借了來買日債,則日本政府可以擴大政府赤字預算,可以要來派錢。投機者借了負利率的日圓貸款,可以去炒股,如股有3%息,你道好不好?

借了日圓去沽以去買外圍資產,日圓必跌,所以高盛估美元兌日圓可見130。我從不看小高盛的「錯誤」預測,以前,高盛估油價見200,人人話佢傻,雖未見過,但近,之後估油價見30,人人又話佢講嘢,但今時點吖?

每人有每人的人脈,高盛怎沒有其本身的人脈,政府脈,你可以信,可以不信高盛所估,後果自負。

近日日圓升,環球股跌,應了「五窮」之說,又假如5月尾,6月初時日央行出手,負、負、負(不是偷襲珍珠港的「虎、虎、虎」)。那時,美元兌日圓向130推進,環球股市又如何?是六絕、七翻身?又有得估。

講到業績,社交網站Facebook(fb)近期剛公布首季業績,首季盈利按年勁升195%至15.1億美元(約118億港元)。季內收入升52%至53.8億美元(約420億港元)。廣告收入年增57%至52億美元,當中約80%廣告收入來自移動廣告。Facebook出色的業績正好反映,數碼媒體的滲透不斷上升,廣告商愈來愈傾向把傳統廣告的資金,改投到數碼媒體。有調查指fb的廣告效率較電視平台高出700%;但佔的廣告開支不到10%,就產生高達26%的影響力。現時fb每月活躍用戶按年升15%至16.5億人,用戶平均日花逾50分鐘使用,可見數碼媒體已成為大眾獲取訊息的主要來源之一。企業要開拓新客源,低成本、高效益提高銷售額,數碼營銷手段必不可少。但如何用得其所,發揮其強大的效力?咁就不只是招聘一位懂得上網或用fb的市務人員就能掌握的。

面對數碼化這個趨勢,企業必須善用社交媒體及網絡營銷的獨有特點制定策略,加上綫上綫下的配合、整合;才能有效利用數碼營銷突圍而出。《經濟日報》經濟商學院將於5月19日舉辦《eMarketing內容營銷與策略應用深度課程》,特別邀請到三位為多個本地及國際著名品牌服務的eMarketing專家張天秀、凌羽一以及朱俊昌,於2.5小時內精簡扼要教授數碼營銷新趨勢、策略應用,以及內容營銷的重點。有助各管理層、市務推廣及營銷人員用最短時間掌握及應用出數碼營銷最有效的策略及強大的威力,立即登入http://etbc.com.hk/e558s.html報名或致電2880 2845查詢。5月5日前報名可享8折,只需HK$280,原價HK$350。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