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IMF看世界經濟

發佈時間: 2016/04/18
  • 1,000次
    分享

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上周四(14/4)作東道主,跟世界銀行和一眾世界金融界領袖,在美國華盛頓開了個春季年會。

會後,IMF總裁拉加德在記者招待會上,談及了世界經濟前景,有可參考處。

拉加德在記者招待會上所講的,可以是她個人看法,但亦可以當成是會議總結,筆者揀了她論及的四點來談:1.世界經濟前景、2.英國退歐、3.負利率、4.對周小川的評價。

拉加德看好中國經濟

據《鳳凰國際》和《FX168》: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在華盛頓的記者會上表示,雖然全球經濟並不在危機狀態,而且信心好轉,但全球經濟前景的下行風險正在增加。目前,依然存在着貧困和中產階級被甩在後面的風險,因此全球需要更好的稅務合作。

IMF於周二(4月12日)曾稱,長時間的低速增長已經使得全球經濟更容易遭受負面衝擊的影響,並提高了全球滑入停滯的風險。IMF將2016年全球經濟增速從原先的增長3.4%下調至3.2%,這也是一年中的第四次下調。

與此同時,IMF還調降了美國、歐元區和日本今年的增速預估。但唯一的亮點是將中國2016年和2017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分別提高0.2個百分點至6.5%和6.2%。

外媒記者在採訪拉加德時質疑:「雖然IMF對中國經濟非常樂觀,但很多金融機構、大型對沖基金都在做空人民幣和港幣,他們預計中國經濟危機即將來臨。難道他們都錯了嗎?」

拉加德並沒有直接回應「做空中國」,她表示:「我不會對機構的交易策略做出評論。」筆者翻閱她最近接受的數次採訪,這或是她首次直面外資機構做空中國的質疑。

她補充道,IMF的預測看的是經濟基本面,調高中國預期是看到最近中國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刺激經濟。雖然IMF對中國也有一些擔心,但大體方向是好的。她也通過國際媒體對中國政府提出希望,希望能繼續深化國企改革,加強第二產業向第三產業服務業的轉型。

拉加德在新聞發布會後又到喬治華盛頓大學,與學生、網友互動,回答問題。

當時現場主持人問了一個在社交媒體上徵集的問題:「中國樓市會崩潰嗎?(Will China property market crash?)」

這位一貫才思敏捷的IMF女掌門表情略微有點茫然,呆愣了幾秒。然後她反應過來,正準備以IMF調高中國預期開頭時,主持人插問:「一個詞回答:yes or no?」

這次拉加德立即說:「No,中國樓市不會崩潰。」但她並沒有給出具體原因,而是說中國樓市很複雜,一二綫大城市和偏遠地區,住宅和商業房產都有很大區別,不能一概而論。

拉加德似乎對中國樓市不願多說,很圓滑的「打太極」,並沒有說出中國樓市不崩潰的具體原因。但她觀點還是非常鮮明:看好中國經濟故樓市不會崩潰。

不希望英國脫離歐盟

據《華爾街見聞》:

拉加德表示,IMF將英國退歐的威脅視為全球經濟所面臨的嚴重下行風險之一。

她以婚姻比擬表態。她稱,歐盟各個成員之間有長期的婚姻關係,我個人希望這個關係不要被打破。如同所有婚姻一樣,良好的對話會有用。

根據《金融時報》,4月12日,IMF發布半年度全球經濟展望報告,將6月23日舉行的英國退歐公投,與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的不穩定,油價波動以及發達經濟體喪失長期成長潛力等並列為全球面臨的主要風險。

IMF是首家就英國退歐風險發出最嚴厲警告的全球性組織。

IMF首席經濟學家Maurice Obstfeld稱,退歐表決已經對投資者造成不確定性,而英國如果作出實際的退歐將破壞長期建立的貿易關係,可能將造成地區性乃至全球性破壞。

據《鳳凰國際iMarkets》:

拉加德表示,負利率從總體上是有用的工具。

之前,拉加德在胡志明市接受採訪時就提出,如果沒有負利率,全球經濟會變得更糟糕。歐洲和日本的負利率政策幫助支撑了全球經濟增長和物價上升,金融領域可能有必要針對負利率實施新的業務模式。

「假如沒有這些負利率政策,我們今天會處於非常糟糕的境地,通脹可能會比現在低,經濟增長或許也會不及當前水平,」拉加德說,「在目前形勢下,實行負利率是一件好事。」

她還表示,負利率是一個相對較新的經濟工具,需要更多時間來評估這項政策。

不過據《FX168》網,IMF副主席古澤滿宏於4月12日接受訪問時表示:

「負利率對經濟產生正面影響,但日本央行必須清楚,這種政策持續的時間以及負利率下調幅度有限。」

據知情人士透露,日本央行決策者將有可能本月利率檢視會中討論進一步放寬貨幣政策的可能性,因一連串黯淡的數據威脅到日本央行的預想,即溫和的經濟復甦將推動通脹率加快升向2%目標。

IMF工作人員的大略預估顯示,央行可以降息到負75個基點至負200個基點之間,就會達到儲戶轉為持有現金的臨界點。

負利率使銀行缺錢

負利率這個新事物,經濟界研究不多,IMF這次公布,負息75至200基點(即0.75至2厘),將會使銀行存戶搬錢走,銀行將會出現缺錢現象。

據《鳳凰國際》:

在全世界直播的新聞發布會上,拉加德一直避免直接點名各國領導人,因為「我們是評價各國經濟,而不是評價各國領導人。」但對周小川,她破例了。

就在3個月前,拉加德在2016年初的冬季達沃斯上指摘中國央行與市場溝通太少,造成人民幣匯率的大幅波動,引發國際市場恐慌。

不到90天,為何態度出現180度轉彎?拉加德對中國記者解釋道:「非常感謝周先生,我們提出擔憂後,他非常迅速的採取行動,加強了與市場的溝通。」

她毫不吝嗇的讚「周先生」:「作為一個大國央行掌門,他做的非常好。」

不過當她說到:「Thanks to Mr. Zhou(Zhu)。」時,記者面面相覷、不知所措,直到她接着說「Governor of PBOC」,筆者才意識到她將「zhou」說成「zhu」,原來說的是周小川。

有傳媒認為如果說全世界國家是一個班級,拉加德是班主任,中國無疑是她最得意、最喜歡、最看好的「尖子生」。

中國經濟前景可樂觀

看完IMF拉加德這些報道,對大家投資有甚麼參考?筆者總括為:

1.世界經濟前景尚可;

2.中國經濟前景可樂觀;

3. 6月23日,英國公投是世界金融市場的生死點;

4.負利率一如「偉哥」,短期:有效,長期:謝。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