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淡」論不絕

發佈時間: 2016/08/10

繼高盛和摩根大通「淡」論股市後,有六位億萬富豪也對美股悲觀。

就在過去的一周,掌舵着Janus全球無限制債券基金的比爾。格羅斯宣表示,他不喜歡債券也不喜歡股票。在此之前,DuobleLine Capital的經理甘德拉齊(Jeffery Gundlach)稱股票和國債都充滿了風險,建議「清空一切」。與此同時,索羅斯、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和伊坎(Carl Icahn)都看空股市。

更誇張的是索羅斯的前拍檔羅傑斯。

印錢遊戲終有結束一日

量子基金創始人之一、被譽為「商品大王」的華爾街大鱷羅傑斯(Jim Rogers)在美國8月7日於《The Daily Reckoning》發表的一篇文章:「過去的兩個月裏,我們見證了英國退歐、恐怖襲擊、德意志銀行幾乎崩潰、德國長期利率變成負數等等,但接下來的幾年裏,市場會變得更加糟糕。」因為在他看來,全球股市已經拉開動盪的序幕,最終或迎來75%到80%的下跌。

為甚麼這些大投資者都齊齊看淡股市,筆者認為是這些金融大鱷終日與「錢」為伍,他們對「錢」的看法,較我等小戶敏感得多,羅傑斯在其8月7日的文章中,有如下闡釋:

「股市看起來不錯,但在表象之下,大多數股票的表現並不好。大部分美股都在下跌。2015年,美股基本收平,但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下跌的股票卻相當於上漲股票的兩倍。」

羅傑斯說:「所有的央行在比賽盡可能多地印錢。那些印出來的鈔票可以刺激股市走得更高,央行或許會採取更加迫切的措施來繼續這個遊戲。

日本央行已經開始買股票了,也已經開始購買所有的政府債券。歐洲央行能買的債券都快買完了,現在已經開始買公司債了。為甚麼這個情況不會在美國出現呢?為甚麼美聯儲不可以買這些資產呢?

伯南克擔任美聯儲主席的時候曾經說過:『如果我們不得不這麼做的話,我們甚麼都可以買。我們會買入金礦的股份。』如果全世界的央行都買股票,那股市就真的不會見頂。」

實際上,美國股市在2016年以來保持着節節攀升的上漲勢頭,並在7月份屢創歷史新高。不過,根據羅傑斯的說法,總有一天,這場遊戲會無以為繼。

「過去的15年裏,我們經歷了兩次股市重挫50%的情況,為甚麼不可以有第三次呢?如果股市腰斬了一半,為甚麼不可以跌75%呢?答案是可以,而且最終一定會出現。」

量寬減弱將令股市暴跌

儘管羅傑斯坦言,無法給出具體的時間,但他相信,股市最終將會迎來暴跌,暴跌的幅度會在75%到80%左右。

可以看到這幾年來的股市上升,是靠央行不斷印錢來支撑,央行幾時會不印了?那時股市上升的動力—錢—會否不繼?今年10月14日,可以是個決定日,但這個日子的影響似乎已在過去一個月間展現出來。

10月14日,有個美國貨幣市場基金(Money Market Fund、IMF)監管新規出台,這或會引發美元荒,而Libor,已升至七年新高(圖一)。

Libor被用於衡量銀行之間相互借貸的成本,通常而言,如果Libor上升,就意味着銀行認為向同業進行放款的風險上升,也預示着金融系統存在不穩定的可能性。在2008-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西方大量銀行出於崩潰的邊緣,Libor曾急促上升。

在而過去一個月,Libor又重新開始抬頭,如今的水平已經和2009年一季度銀行處於水深火熱景況時相當。同時,Libor和美國隔夜指數掉期利率(OIS)的利差也有所擴大。

近月與Libor的抬頭直接相關的一個因素,是將於10月14日生效的美國貨幣市場基金監管新規。花旗銀行利率策略師Steve Kang曾表示,貨幣市場基金經理和投資者正在謹慎地對待市場的不確定性,這也推高了Libor。

「錢荒」或再現 拖累銀行

簡單來說,一級市場基金是銀行間借貸所涉及債券的最大買家,受監管新規的影響,很多投資者紛紛從中撤資。一級市場基金流動性的減少,導致交易成本上升,從而推升Libor。

這一監管新規將能增強一級市場基金的流動性緩衝,從而加大其抵禦危機的能力,但是也成為很多依靠這一工具獲取美元的銀行的頭疼問題,令他們面臨着「美元荒」。

受「美元荒」影響最為嚴重的是日本的銀行,據摩根大通,日本銀行業的美元無擔保票據集中度最高。

德銀預計,自去年10月以來,一級市場基金的商票和存款持有量平均每月減少250億美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6月這一餘額已降至6,170億美元,為有紀錄以來最低。僅在上月,這一數據可能就減少了500億美元。

彭博援引交易人士稱,受一級市場基金流動性銳減影響的銀行主要有三種選擇:1、通過支付更高的利率從不斷減少的一級市場基金中搶奪流動性;2、通過交叉貨幣互換獲得美元流動性;3、從世界各國央行的流動性工具獲得美元。

瑞信分析師Zoltan Pozsar以及花旗分析師Steven Kang等人認為,截至目前,日本的銀行選擇的是第一種方式,從而導致美元Libor利率上漲。

Pozsar稱,日本的銀行目前以0.9%的利率發行三個月期商票,「儘管這比三個月期Libor的75bp高不少,但是90bp要比以120 bp進行貨幣互換獲得美元要便宜很多。」

資金壓力大 美息或被迫升

其實,有沒有這個監管新規,美國貨幣市場基金已自2008年以來在減少中,而這會最終會引發美元荒,或扯高了美元利率。

NBER(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一個頗官方的美國經濟研究機構,於8月份發表了份研究報告,大意謂,美息走低,使到不少貨幣市場基金幾陷零息以至負息(計入管理費),基金公司為keep客,先是減或津貼管理費,有計算此額達73億美元,結果?部分基金公司蝕唔起,不想再蝕,便關閉了基金,又或要投資於有較高風險的資產,但一蝕起來,又到投資者拉錢走,結果就是MMF市場萎縮(圖二)。

這個MMF一直是美國金融市場資金的重要來源,為銀行資金,債券競投作出重要貢獻,如果MMF真萎縮,再加上國外資金流入減少(如美元有下調壓力),則美國國內的息口市場就不用美儲局來加息,也會自動升。

金融大鱷看「錢」的供應看得較我們小戶緊,因為他們要的是大錢,不是小錢,「錢荒」若出現,我們小戶會損一元時,大鱷或要損逾億,故對「風吹草動」,大鱷的喊聲必較我們的小戶大,亦只有歷史過後,我們才可知道,他們是否先知先覺,而我們小戶是無知無覺,還是知而不覺。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