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人行單挑美儲局

發佈時間: 2016/09/01

「單挑」,英文可譯為challenge。

人行單挑美儲局乜?《人民日報》海外版昨有文代言:

轉眼間,時間已經逼近2016年9月,美聯儲加息的靴子依然遲遲未見落地。不過,美聯儲官員頻頻放出的「加息」口風卻着實頻繁攪動市場情緒。有部分市場人士擔心,美聯儲加息將會對中國造成巨大衝擊,使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並擠壓中國貨幣政策的空間。對此,多位海內外專家指出,美聯儲加息本質上是其從超寬鬆貨幣政策向常規政策回歸,加息淪為「口頭」既是一種預期管理技巧,也與美國經濟復甦基礎不牢固密切相關。無論未來加息與否,「美聯儲加息」對華的影響都會日漸衰微,難以影響中國穩健的貨幣政策和紮實改革的決心。

美聯儲加息是「光打雷,不下雨」。中國有句俗話叫「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句話用在美聯儲貨幣政策上顯得十分合適。

美加息令人幣有貶值壓力

為了度過金融危機,美國自2008年以來連續實施了4輪量化寬鬆的非常規貨幣政策,以刺激經濟復甦。上周末,美聯儲主席耶倫表示,考慮到美國勞動力市場的穩固表現以及美聯儲對經濟和通脹的預期,未來幾個月內加息的可能性有所加大。但相比於口頭上的頻繁表態,美聯儲僅僅是在2015年12月實施了一次力度不大的加息,整個加息過程更多時候是「光打雷,不下雨」。

對此,高盛集團首席經濟學家簡。哈祖斯指出,美聯儲之所以發出鷹派言論,一方面為了安撫國內日益高漲的加息聲音,另一方面是為了維護美元資產在全球資金眼中的吸引力。簡。哈祖斯說,擇機發表即將加息的言論,推動美元加息預期升溫並帶動美元升值,維持美元資產的吸引力。這對美聯儲是一筆很划算的買賣——最終美聯儲毋須真正加息,就可以實現加息的目的,讓全球資金湧入美元資產支持美國經濟增長。

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副院長應展宇教授表示,量化寬鬆並非常規的貨幣政策,其實施後美國聯邦基金利率一直處於接近於0的低位。而隨着美國經濟的好轉,美國退出量化寬鬆、回歸正常貨幣政策便有了現實基礎,加息則是一個重要方式。「通常,加息是應對經濟過熱的調控手段,即加息政策表示經濟向好,而加息本身則將為經濟降溫。因此,美國加息緩慢根本上還是取決於其國內重要經濟數據的表現。同時,由於美國大選臨近,其貨幣政策也會不可避免地受到各種政治因素和利益集團博弈的影響。」應展宇分析。

適應新常態,中國政策有定力。那麼,美聯儲加息對中國究竟有何影響呢?應展宇表示,理論上看,美聯儲加息將提升美元資產吸引力,讓人民幣形成貶值壓力,擠壓中國貨幣政策空間,不利於中國經濟。但也要看到,美聯儲數個月來的「口頭加息」已經在很大程度上透支了預期。因此,如果中國經濟能在未來繼續保持當前的增長態勢,那麼無論美聯儲加息與否,對中國經濟及政策的邊際影響都會日益衰微。

中國要改革 幣策不動搖

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分析,美國加息可能會制約中國貨幣政策,但目前影響不大。中國貨幣政策目前可能更關注CPI、經濟和房價走勢,貨幣政策將保持穩健而無意收緊。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張敬偉認為,8月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連續第三個月下跌、美國商務部修正後的GDP數據低於預期,這些都顯示美國經濟復甦基礎並不穩固,美聯儲年內可能加息一次,而且可能淪為為了加息而加息,「加息」這種外界干擾因素對中國的干擾也將愈來愈小。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央行在其今年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曾明確指出:將主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保持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靈活適度,適時預調微調,增強針對性和有效性,做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的總需求管理,為結構性改革營造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促進經濟科學發展、可持續發展。

從貨幣政策的這種穩健表態不難看出,中國宏觀經濟政策仍將堅持自己的節奏和定力,為供給側改革創造良好環境。

爬坡過坎期,紮實改革不動搖。宏觀政策造氛圍,紮實改革謀長遠。應該看到,美國屬於發達經濟體,其創新能力較強,經濟增長質量較高,很多企業處於產業鏈分工的頂端,因此美國面對經濟下行危機時採取寬鬆的貨幣政策才相對有效。而中國經濟長期以來發展方式較為粗放、體制機制等內在結構性矛盾較為突出,如今正處於爬坡過坎、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因此保持宏觀政策定力,紮實推動各項深化改革措施落地無疑是「上策」。

「表面上,美聯儲加息對華的影響主要通過資本流動和滙率變化體現,而真正起作用的則是中美兩國整體經濟的走勢。」應展宇表示,儘管中國的宏觀政策工具還有很多,但畢竟都是集中於需求端管理;而要想解決制約中國經濟深層的體制機制矛盾、激發企業活力、提高生產效率,最終還是要靠供給側改革。所以,中國的宏觀政策乃至整個改革的步伐並不會因美聯儲的「口頭加息」而動搖。

迫於形勢 聯儲局總要出手

在不少海外學者看來,當前中國經濟較之前已經明顯企穩,未來的轉型更將決定世界經濟復甦的前景。美國耶魯大學傑克遜全球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史蒂芬。羅奇在一篇題為《全球經濟增長取決於中國的成功轉型》的文章中指出,儘管與1980年到2011年之間平均10%的增長速度相比中國經濟增速的確在減緩,但中國經濟依然是促進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貢獻者,這種貢獻在全球經濟增長陷入停滯、舉步維艱時顯得彌足珍貴,未來全球經濟增長仍然要依賴中國。

不過人行這次單挑,有點來遲,如果是今年2月就challenge美儲局,可以唱足半年,但今時,美儲局可能迫於形勢,總要下點小雨。

數年前當費沙被委任為美儲局副局長時,筆者就曾為文,指出這位猶太籍的金融央行老手:伯南克與薩默森的博士導師,前以色列央行行長,兩度被環球媒體選為最佳央行行長,在任期間,竟可以得到以色列及其死敵巴勒斯坦政府的讚賞,是有分量的。其最厲害處是,只講不做,talk the market up,talk the market down,而不用去加息或減息,所以不要以為光打雷,不下雨是無用,「息」,這個雨,你能加、減得多少?央行最有效之用是,汝曾被警告,跟着阿爸不拿出籐條,你都乖乖聽話,不行差踏錯。甚麼是手中無劍,心中有劍?是「我」手中無劍,但「你」心中有劍。不怒而威,不就是管治學上的最高境界?

不過,美儲局最近有點失威了,據美國最新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今年上半年,央行們美國國債淨拋售額為1,920億美元,超出去年同期的一倍不止,拋售速度創至少1978年以來之最。更大的「驚喜」是,在過去一年的時間裏,全球央行已經賣出了3,35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為2.2萬億)美債,規模創歷史紀錄。

美債無人買 政府將透支

美國金融博客Zerohedge稱,雖然整個6月海外投資者總計賣出329億美元美債,但海外私人部門實際買入24億美元,真正拋售的是那些海外央行、主權財富基金和儲備金經理,總計賣出335億美元。

麻煩了,當環球資金不再大量流入美元資產時,美元怎了,美匯指數不前或下跌(這已出現),當資金不流入美元資產(其實即美國國債),美國政府國債誰去買,對於個靠買債(借)才能度日的政府言,美儲局可能不能只打雷,不下雨了。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