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G20與你

發佈時間: 2016/09/05

G20在杭州開會,跟我們有甚麼關係?有的。今年這個G20,可能改變了環球經濟大國的經濟政策。

寫此文時,G20的會後公布還未出來,但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在9月1日開了個記者招待會,而美財長傑克‧盧在8月31日的布魯金斯學會中亦有演講。綜合這兩個講話,我們可以大概得知G20會談甚麼。我們不用知道整個會議的細節,只用知道、估測,有甚麼會影響到我們投資環境的,就可以了。

傑克•盧表示,美國長期以來一直倡導的各國需要包括貨幣、財政和結構性改革在內的「使用所有政策工具」。

不過在同一場合,傑克•盧又謂,奧巴馬將會督促其他各國政要利用包括財政政策在內的有力工具實現世界經濟穩固發展,會強調創造就業和提高中產階級收入的重要性。他還會提出僅用財政政策和結構性的改革是錯誤的選擇。

西方推動經濟四板斧

要推動經濟,西方經濟一般有四個板斧︰

1.由市場自理,但當市場失效時,就要由政府出手,這便再有三個;

2.政府加大政府開支的財政政策;3.央行推行的QE、降息等貨幣政策;4.由政府推出或與商企合作的產業結構性改革。

奧巴馬謂用財政政策(即政府加大開支)或結構性改革是不足,即是還要用上貨幣政策和市場自理。美國有這個立場是必然的。自2009年以來,美國已不斷QE和減息,美國一直以市場經濟為核心,要改革,也一直是市場自理,但成效為何?有眼見。

傑克•盧表達了今次G20會的一些會前角力。

G20不再辯論經濟增長和財政緊縮了,而是熱烈討論如何更好地利用財政政策來支持經濟,以及如何確保經濟增長所帶來的好處能覆蓋到更為廣闊的範圍,同時,成員國們繼續關注可持續性的長期財政政策。

最近這些年,G20領導人在夏季峰會上就財政政策展開激烈爭辯已經成為常態了。在這方面,德國是美國的「死對頭」,謹慎的德國人一直要求堅持財政緊縮。這個國家一直頂着來自美國和實質上由美國主導的IMF要求放鬆財政的壓力。

就在今年2月底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美國和中國發出的增加政府支出以提升需求的呼籲就被德國財長朔伊布勒堅決反對,他稱︰「債務融資的增長模式已經達到極限,因此,我們不同意一些國家建議的財政刺激方案……不改革就沒有任何捷徑。」

傑克•盧也承認,確實有一些國家仍不願實施財政刺激,但他同時援引英國在退歐公投之後決定放棄財政約束的例子稱,「他們的行動指向了改變」。

自從主要國家實施大量貨幣財政刺激措施以來,如今貨幣刺激難以推動全球經濟增長。因此,一些人呼籲推行財政刺激。「債王」格羅斯也主張,「我們需要凱恩斯經濟刺激措施——財政刺激。」

值得留意的是,貨幣政策正被視為無力,要由政府出錢,以財政政策(很可能是財政赤字)去刺激經濟。

中國在G20又會推介甚麼?人行副行長易綱有如下表述:

G20我們承諾各自以及共同使用所有的工具,這個工具是各種政策工具。主要包括貨幣政策、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政策。我們達到這個共識,就使得各國可以根據各國的情況。比如說有的國家可以適應進一步運用貨幣政策,有些國家它的財政還有些空間,它可以進一步的做積極的財政政策。還有的國家可以更加着力於結構性改造,所有的政策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能夠促進全球的經濟,能夠強勁、持續、平衡、包容性增長。

從短期看全球主要問題是有效需求有些不足,針對這種有效需求不足,從短期看,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非常重要,因為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在解決短期問題上,特別是在提升需求方面有着比較明顯的作用。從中期和長期看,其實我們要保持經濟的可持續增長,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所以從中長期看,結構性改革的政策就更加重要。在具體政策執行中,各國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把這個短期和中長期結合起來,使得我們進行改革的時候,減少陣痛,並且為改革創造一個比較寬鬆的政策環境,使得我們的改革可以成功的得以執行。

今年G20中國關於國際貨幣體系做了五方面工作,大家可以看到這五方面的工作都跟我剛才說的那些目標和好處有關。

第一項工作是我們研究擴大特別提款權SDR的使用,大家知道從今年10月1號開始,人民幣正式成為特別提款權SDR籃子貨幣之一,中國已經同時用美元和SDR發布我們的外匯儲備、國際收支和國際投資頭寸這些數據,大家知道世界銀行於8月31日成功發行SDR的債券。

第二項︰加強全球金融安全網的建設,全球金融安全網分各國外匯儲備,雙邊貨幣互換,區域型貨幣安排,比如說像清邁多邊化,還有全球金融安全網,比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作用。今年我們將開展清邁倡議多邊化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開展聯合的演練,來檢驗我們應對危機的準備程度。

第三項︰我們完善主權債務重組機制。主要加強主權債的合同條款,並且我們將支持巴黎俱樂部討論一系列主權債的問題,以及吸納更多的新興的債權國參加。這樣可以平穩處置今後發生的主權債問題。

第四項︰推動國際貨幣組織份額,和治理結構的改革,提高有活力的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佔比。

第五項︰改善資本流動監測與應對。這樣就可以更好的提前預防風險,預警風險。

如果這五項工作大家把它合起來,就會看到做好了這五項工作,可以提高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性,以此來促進和支持經濟增長。

發展普惠金融一直是中國高度重視的一個議題,今年我們把這個議題放在G20財經渠道討論一個重要的位置。普惠金融就是加強金融服務的包容性,使那些邊遠地區老百姓,農村的老百姓和低收入群眾,能夠得到最基本的金融服務,這就是普惠金融。讓金融為廣大人民,特別為一些低收入群體,或者是信息不太靈通的群體,怎麼樣為他們服務。

它有這個包容性,它的好處在甚麼地方呢?好處就是能夠特別有效的支持經濟增長。比如普惠金融,它在支持就業、幫助脫貧、擺脫貧困、教育這些方面都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可以實現社會公平,這方面我們認為普惠金融有着重要的意義。

中國接任G20主席國以後,和各國同事一起加強了對普惠金融的討論,由於現在數字技術發展迅速,我們用數字技術實現低成本的普惠金融有着重要的意義。

正是這樣一個背景下,我們和G20的同事一起制定G20數字普惠金融高級原則。這一次制定的高級原則涉及8個方面的內容,66項行動建議,簡單介紹一下它的主要內容︰

一、倡導數字技術。

二、把握好創新和風險之間關係。

三、建立普惠金融,數字金融法律和監管框架。

四、擴大數字金融服務的基礎設施。

五、特別重視保護消費者權益。

六、進一步加強對金融知識普及等等。

下一步這個高級原則將提交杭州峰會,由領導人審議通過,之後各國可以通過自己情況,在自願的原則下制定國別計劃,以實際行動落實我們這個普惠金融。

推動普惠金融刺激經濟

簡括言,今次G20,基本上確認了要做幾件事︰

1.各國各顯神通,用一切可用之法,去刺激經濟;

2.改革國際貨幣體系,人民幣會藉之加快國際化;

3.發展普惠金融去扶貧。

這幾方面對未來的投資生態,定起作用,雖然不少的工作目標訂到2030年這麼遠,但中國其實已開波幾年了,明天續。

撰文: 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電台財經節目主持人
欄名: 政•經•頑石不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