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彭浩翔 薪火傳承新一代

發佈時間: 2017/01/10

正當觀眾對彭浩翔新作《春嬌救志明》滿有期待之際,他失驚無神推出全新文字作品《怪力亂神碎花裙》,更首次不透過書店,直接在臉書專頁銷售。另一方面,彭浩翔近年積極提攜中外年輕導演,投資或監製他們的電影,全因他從前得到很多人幫助,令他明白薪火傳承的重要。

《怪力亂神碎花裙》小小的一本袋裝書,卻包含了100個極短篇。原來,彭浩翔對外國某些極短篇作品極為喜愛。「很喜歡星新一的小說,我常有很多奇怪的想法,適合寫成一百幾十字的短故事。約四年前,有了微博,因為有字數限定,所以嘗試把一些故事變成這類極短篇。」

限時發布結集成書

微博的基本概念是關注,所以,彭浩翔對時常關注他的人特別照顧。「我喜歡晚上寫完一個短故事,在24小時內把它刪除。總之,你要有空就看看我的微博,這是比較處女座的性格。」但這習慣卻害苦了他的助理,「她每天也要看着我的微博,然後『copy & paste』,因為有時我在微博直接寫,寫完直接刪除,試過有幾次,她來不及抄下來,就沒有了,連我自己都忘了那故事。」

這100個短故事,是彭浩翔應對工作中的阻滯,或是等待中的成果。「我沒法太過集中在一件事情上,因為我性子急,當遇上阻滯時,我便做其他事情。這些故事,有些是我看首映、等明星進場時;又或是開會,同事去抽煙,我便利用這些時間寫的。日本有個小說作家說得很好︰『極短篇應該是給我們在等車或是等人的時候閱讀的。』部分極短篇有後記,說明為甚麼會寫那故事,有些比起原來的故事長篇,卻是不另收費的。」

彭浩翔愛創作,自小以當電影導演為目標,「我入亞視跟林超榮學編劇,那時有幫馬來西亞電視劇、商台或港台廣播劇寫劇本,也幫報章寫小說。後來,我創作的《全職殺手》小說賣了給劉德華,遇上了資深電影人余偉國,我跟他說︰『我其實很想當導演,可否幫幫我?』我把劇本給他看,他說︰『這個地球上,除了你以外,無人覺得你適合當導演。我為甚麼要用幾百萬來冒險?』

但這番話並沒有令彭浩翔放棄,「我當時有一些版稅和其他收入,約有十多萬。過了兩天,我再找他,『我不用你冒險,我把所有錢用來拍短片。我對電影有很多想法,也知道怎樣寫劇本,但我不知道怎樣搭建劇組,你可否幫我做監製?』他說︰『好,我免費幫你做監製。』那時候很幸運,他派了李棟全和王英豪兩個同事幫我,一個做剪接,一個做特技,我到今天仍然跟他們合作,拍完短片《暑期作業》後,找到機會拍第一部長片《買兇拍人》。」

電影圈是這樣運作

執導過那麼多受歡迎作品,彭浩翔近年既當監製,也投資了一些新導演的電影。「除了《身後仕》和《三伏天》,還有一些美國的獨立電影。我從來都認為電影應該是海納百川的,應該嘗試不同的事情。我記得以前有個前輩,我因為得到他的提攜,很感謝他。他說︰『你不要感謝我,到你有能力的時候,幫助那些好像你年少時那樣的人。整個電影圈應該是這樣運作的,你應該無償地去幫下一代的人。』」彭浩翔以實際行動回饋前輩幫助之恩,造就了更多精采的好電影。

撰文︰張靛瞳

攝影︰Lego

編輯︰陳禮恒

設計︰梁政敏

欄名: 人物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