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遺失的勇氣

發佈時間: 2016/02/05

羊年最後一天跟讀者見面,本來應該說說喜慶話,但看到幾支民主大旗把小島砸得稀巴爛,實在又喜不上來。

那天看到一個剛選上區議員的傘兵在臉書拿着揮春賀年,揮春上寫的願望竟然是「高鐵爛尾」,作為小市民,我無言。有朋友說,今日香港,是一班賤的帶着一班癲的去吸引一班傻的。話雖刻薄,但卻是事實。看這些希望高鐵爛尾、祈求香港沉淪的人,又是誰選的?

數據做證,今日香港零售業的寒流,原來衰過沙士之後。病毒的瘟疫,來得快殺得深,人人懂自危;民主的瘟疫,包裝美、話動聽,大家死咗唔知咩事。重量級堪輿學家合指算過,說明年香港將陷入更惡劣境地,觀乎今日亂狀,東方之珠毀滅之勢,雖不中亦不遠矣。

剛過去的星期日,幾個新界東立法會補選的參選人,又到上水找水貨客洩憤、欺凌、搞宣傳。叫囂者旁邊,竟站立幾個冷眼旁觀的執法者,交通燈一樣不動如山。怪不得前綫警務人員,當上頭下達的執法原則是Don't create the scene,他們能做的只是敵怎動我都不要動。

林鄭司長說過:「官到無求膽自大」,有讀者叫我寫文撑撑她,我沒動筆。我欣賞林鄭司長的直率,也敬佩她的辛勞,但我不認同這句話。一個月薪幾十萬俸碌的官,肩負治港重任,本就該膽大。司長不求加爵升官才有膽,即是說,有所求的、怕長俸不保的,只能繼續膽小到退休。

為官的沒膽量、執法者放棄執法,代價卻要全民來承受。將來東方之珠殞落時,請別只怪對手狂,也因為掌權者沒勇氣。(編按:屈穎妍小姐因事請假,本專欄由2月12日起暫停,3月1日再跟各位讀者見面。)

撰文: 屈穎妍 傳媒人、親子作家
欄名: 心筆在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