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傘運後兩年

發佈時間: 2016/10/03

香港的生活節奏急促,兩年前發生的雨傘運動,好像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上周的9‧28,我參加了在灣仔循道衞理會舉行的傘運紀念聚會,並記得兩年前的同一個晚上,我也是停留在這個地方,思量前行的方向。

雨傘運動並沒有明顯的成果,甚至有不少人認為是失敗的。最近看了幾篇學聯代表的訪問,包括周永康、岑敖暉及梁麗幗三人,他們在運動過後的好幾個月裏,都瀰漫着一種挫敗及自責的想法,負面情緒過了很久仍揮之不去。

經過幾十日的大規模運動,似乎甚麼成果也得不到,有挫敗感是難免的。他們幾位雖然表面上同意,運動的成果不是一時一刻,而是看長遠的,但在心底裏卻認為是失敗的。

至於自責的情緒,就是懷疑自己是否做了錯誤的決定,包括在沒有基礎下決定把運動「升級」,也懷疑學聯是否因他們的行動而導致幾近解體。

我並不是參與運動的核心人物,感受當然沒有他們那麼深刻。但同時間,我自覺要經常保持一種抽離感,這樣我們才能更冷靜地處理事情。

當然,我對他們是寄予無限同情及感激的。這樣重大的社會責任,要求二十出頭的青年去承擔並不公平。成年人也會埋怨他們「不聽老人言」。但在那個特殊的處境,他們那樣決定,也許是歷史的必然。

上周我們在灣仔循道衞理會聚集,就是要拒絕失望,盼望上主的引領。祝願幾位學聯代表能走出陰霾;我們並不孤單。(本欄逢周一刊登)

撰文: 鄧偉棕 畢業於中大社會系,執業律師,佔中運動支持者。
欄名: 後佔領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