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偶然見一面就好

發佈時間: 2016/10/14

讀吉本芭娜娜的小說《千鳥酒館》,故事中開酒館的千鳥,喜歡上一個不時前來的已婚男,朋友鼓勵她表白讓關係更進一步,例如留對方過夜……但她覺得沒需要,只要對方偶爾來坐坐,她就滿足了,那個人只是一個「希望」。

她說:「希望就像美麗的遠山。我相信我們都喜歡對方,因此只要見面,就能相互確認。只要保持這種心情就好。」這種不想「希望」破滅,以保住最佳狀態的心情,是很美麗的描寫。

人的生活需要「希望」,當某個人成了生活中的「希望」,就算見到他的機會少之又少,每一天還是會在期盼中變得充實,本來黑暗的周圍燃起了光。

相信大家互有好感,所以才特地前來,為了那短暫的相聚,沒有別的,就這樣就夠了;雖然他是別人的男人,但仍能帶給她希望和快樂,這份純粹的心情令人感動。如果能夠就這樣滿足,也許才是最幸福的狀態吧。

讓「希望」膨脹成「渴望」,誓要把別人的男人搶過來的做法,似乎不了解感情的微妙與脆弱,而顯得俗氣了。

撰文: 鄭梓靈 暢銷書作家
欄名: 感性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