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做乜歧視我?

發佈時間: 2016/10/18

1星期前

「你公司個鬼佬……」口快快講錯,V瞪了我一眼;她六歲的女兒就在旁邊,說話要份外小心啊。唸國際學校的她,同學來自世界各地,在她眼中,他們是澳洲的M、南非的B、中國的L、日本的K,好簡單。小朋友的世界沒有澳洲鬼、黑鬼、支那人,這些只是大人們創造的字彙,以歧視的成分,區分你我。

別要求這麼高吧?只是順口噏,沒去到歧視這麼嚴重啊,何必無限放大。我本來也是這樣為自己開脫,但為甚麼在小孩面前說了這些話,心裏立即會「哎吔!」一聲?在精通廣東話的英國朋友面前用了「鬼仔」這些字,為甚麼我會尷尬臉紅,立刻say sorry?因為我們都是21世紀的文明人,心知肚明這些字眼帶有不敬,教壞小孩子,冒犯了別人,失禮了自己。

根據不同種族、膚色來起花名,叫人乜鬼物鬼,真是好鬼老套好鬼rude。但為甚麼還是會一時失策?惟有怪上一代影響深遠,我們這一代無理由好傳唔傳,將「歧視」世代相傳吧?

2年前

去過不少地方,遇見的人都有禮有笑容甚至有熱情。無端受到歧視的,印象中只有兩三宗。超年輕時和朋友到日本玩,巴士站前的日本婆婆面目猙獰,不斷「噓!噓!」聲作手勢驅趕我們。眼見她年紀老邁,歧視中或帶有歷史因由,我們笑着彈開就算了。

另一次是兩年前,在紐約Central Park附近的米芝蓮餐廳,一行數人都是黃臉孔,自問衣着舉止有禮得體,也沒有高談闊論,卻受到帶位員的無禮對待,還有女侍應那長期睥睨的眼神,別人沒有看不起他們,他們倒搶先看不起別人。你應該又會怪罪強國人殃及池魚,但若要一竹篙打一船人,這就不只是無禮,更是無腦了。悲哀的是,世界正這樣運行着。

所以街頭遇到有人問路,不管是內地大媽還是國外阿花,只要是正常有禮,我必定樂於相告相助,只因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本欄逢周二刊登)

撰文: Esther Wong TBWA\HK 行政創意總監 廣告天下 純粹些牙
欄名: @實時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