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明】港生活網站並無進行電話推廣活動

「歡樂」兩斤十両海杉斑

發佈時間: 2016/10/26

朋友說他喜歡厚肉的海魚,一個人吃,怎都不可能消化完一整條魚,只能買已切開一份份的,買一份魚肉回家自蒸自嘗。

朋友思念的,還是有頭有尾一整條厚肉的海魚。

佳酒美食友聚,特意請「歡樂酒家」的邦哥預留一尾過兩斤重的海魚共嘗。至可依賴的邦哥,留下一尾兩斤十両重的杉斑,外面輕度沙皮,十分爽脆,裏面油滑綿軟,滋味難忘!

老家離海近,而且附近滿布魚塘;魚,基本上每頓飯都不缺,甚或兩、三種不同種類的魚同桌。

嫲嫲、媽媽曉得魚的滋味,一般喜吃小小油香四射的油筋魚、犬魚(或鱭魚),尤其是小小的油筋魚頭,�𡁻完唔使�𦧲骨,百分百享受!

怕我們小孩被魚骨刺喉,一般選紅衫魚、鮫魚、鯇魚腩等等魚骨較少,啖啖魚肉類別。

大大條,不同種類起碼兩斤以上的石斑,不是沒有,但在家中比較少吃,大多在酒樓吃,尤其是流浮山的海鮮酒家。早期隨祖父去「裕和塘」,後來隨父親去「小桃園」,近年自己去得比較多的是「歡樂」。

炆斑頭腩當然美味,但論精采還是一大尾清蒸海斑上桌最刺激。這種火候和特殊處理,只能在條件完善的酒樓廚房煮弄,平常人家無論如何也難得到同樣的結果。

(本欄逢周三至五刊登)

撰文: 鄧達智 遊山玩水See The World
欄名: I SEE